第417章 第一次深談【求月票】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人的一生?”凌飛微微一怔,不知憐霜為何會有這般感慨。

    這不符合一個年輕女子的心境。

    在世人眼中,憐霜就是天之嬌女,是女神。

    她是高而不可攀的存在。

    可此時看來,她似乎心有煩憂,在感慨人生,表現出了和同齡人不一樣的心緒。

    “她在煩憂什么?”望著那遙望虛空,一臉憂郁的憐霜,這讓凌飛詫異不已。

    “憐霜難道也有著一段故事?”凌飛心中喃喃道。

    若非如此,憐霜怎會這樣?

    這讓凌飛的心變得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事實上,從一開始,他對這個師姐也感到極為好奇。

    不過,憐霜不說,他也不好細問。

    “你說人活著,是為了什么?”突然,憐霜偏過頭,瞅向了凌飛,開口問道。

    在她那眼睛當中,凌飛看到了幾分茫然。

    如今的憐霜,再也不是那個高不可攀的女劍神。

    她就如一個為人生感到迷茫的鄰家小妹。

    在這一刻,凌飛那顆心猛然一動,不由心生憐惜。

    任凌飛怎么也想不到,平時那個高傲清冷,指點著他武學不足的師姐居然會露出這樣柔弱的一面。

    “每個人,生活的環境不一樣,活著地目的自然也就不一樣,所以,人活著是為了什么,這將各有不同。”見憐霜那般模樣,凌飛也是不由深深吸了口氣,如此說道,如他活著的目標就和別人不一樣。

    “每個人生活的環境不一樣,活著地目的自然也就不一樣。”憐霜喃喃自語。

    可是,她那雙眸中的那抹茫然當中卻是多了幾分哀傷。

    “憐霜師姐為何突然有這般感慨?”凌飛詢問道,他想了解一下這個師姐。

    “不知凌師弟活著地目的是什么?”憐霜不答反問,那雙眸子當中的迷茫斂去,露出了些許好奇。

    “我活著的目的?”凌飛一怔。

    見憐霜那期許的眸光的眸光,他便是神色內斂,說道,“我從小立志成為強者,為我父分憂,如今也是一樣,我的目標便是成為一代強者,保護我的親人,為我的親人遮風擋雨,讓他們無憂。”

    “這就是我活著的目標。”說到最后,凌飛的眸光變得無比的堅定了起來。

    為了這個目標,他愿意赴湯蹈火,無懼任何危險。

    “為父分憂,為了守護親人而活?”憐霜那眼睛眨動,好奇的盯著凌飛,說道,“你不為你自己而活?”似乎在憐霜看來,凌飛此言很不可理解,超出了她以往的認知,所以對此感到很好奇。

    “不為我自己而活?”凌飛一怔,不明白憐霜為何這么一問。

    “人活著,不應該是為了自己嗎?”憐霜說道。

    “人活著的確是為了自己。”凌飛微微點頭,而后眸光堅定的說道,“可是,在我的世界當中,我的親人就是我的全部,不分彼此,所以,為了他們而活,就是為了我自己而活,這沒有什么區別。”

    “親人!”憐霜的身子突然一顫,如遭雷擊,那眼睛迷蒙,遙望著遠處的虛空,露出追憶之色。

    若仔細看去,她那眼睛當中似有霧氣繚繞。

    可更多的是冷淡。

    見此,凌飛心中詫異。

    “師姐已無親人?”見此,凌飛忍不住詢問道。

    “我已不是我,親人?呵呵。”憐霜苦澀一笑,她回過頭,瞅向了凌飛,道,“你很喜歡北冥劍派那個叫做上官婉兒的女子?”似乎,她并不愿意提及自己的事情,所以才轉移話題,倒是詢問起凌飛的事情。

    “她曾與我一起共過生死,她也是第一個讓我想去呵護一生的女子。”凌飛眸光一凝,說道。

    簡單的一句話,卻說明了一切。

    “可是,北冥劍派不會讓你們在一起。”憐霜說道,她看似淡漠無情,可對于這些事情卻似乎洞若觀火。

    “我會想辦法克服一切困難,讓她回到我身邊,如此,我才能保護她。”凌飛一臉堅定的說道。

    “有你,上官婉兒很幸福。”憐霜凝視著凌飛,似想要看清楚他話中的真偽,隨后深深吸了口氣說道。

    從凌飛的眼睛當中,她看不出一絲偽裝。

    “只是,你確定她不會背叛你?”憐霜帶著幾分好奇,詢問道。

    “背叛我?”凌飛一怔,而后很確定的說道,“不會。”

    當初,上官婉兒為了他,可是差點殞落啊!

    “你回答得到手很堅定,不過,人是會隨著環境而變的,你怎能保證此時的她還是以前她?”憐霜說道。

    “這……”此言一出,凌飛眉頭微微一皺,他也有些擔憂。

    若上官婉兒真的全心在他,當初就會答應來凌云宗才是。

    可是,他知道,上官婉兒的心更多在劍道上。

    因為從他們認識開始便是這樣,不曾改變。

    她是否會為了劍道,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凌飛也不敢保證。

    他們雖然一起經歷過生死,可終究相處的時間終究還是太少了。

    “呵呵,看來,你對的上官婉兒還沒有足夠的信心啊!”見此,憐霜倒是不由嫣然一笑。

    “若她真的背叛我,我也認了。”凌飛卻是搖了搖頭,說道,“畢竟,當初若不是她,我早就死了。”

    聞言,憐霜那笑容逐漸收斂,瞅向凌飛時眸光開始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似乎,她并沒有想到,凌飛對上官婉兒也是用情極深。

    又或是,她沒有想到凌飛會如此豁達。

    “若她殺了你,你真不后悔?”憐霜道。

    “人生哪有那么多事情可后悔,這是我的選擇,我選擇了相信她,便當相信,至于她會做出什么選擇,我也認了。”凌飛說道,關于這些事情,他也并不愿多想,哪怕他在聰明,也有著一些軟肋。

    也有一些想回避的事情。

    “希望你們能有好結果吧。”憐霜一笑,也不在調侃凌飛,而后收回了那眸光,深深吸了口氣,遙望著遠處虛空,低聲道,“可惜,這一切,只怕將沒有那么容易,晚霞雖美,終究還是會消散,至于明天如何……誰知道了?”

    “明天如何,的確沒有人知道,可是,既然活著,就當珍惜現在每一個機會,珍惜身邊的人。”凌飛說道。

    “珍惜現在?”憐霜一怔,她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

    “時間不晚了,我便先告辭了。”和憐霜交談,卻被提及了心中擔心的事情,凌飛也不想多留了。

    此時的他,心情略顯煩躁。

    關于上官婉兒的事情,他都安排好了。

    讓他唯一擔心的便是上官婉兒會不愿意離開北冥劍派。

    特別是在和徐子濤一戰后,他的擔心更甚。

    因為徐子濤展現出的北冥鯤鵬劍的確很強大,足以吸引無數的劍道天才,去拜入北冥劍派了。

    上官婉兒從小就專于劍,極于劍,她會選擇劍道嗎?

    凌飛不敢保證。

    畢竟他和上官婉兒雖然有過生死之交,可那份情,還只是初步階段,到底如何,凌飛也沒有底。
閱讀神荒龍帝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