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憐霜心有煩憂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這下你該安心了吧!”當大日雷音寺和萬花谷的人離去后,元淳大丹師撫須而笑。

    “這南荒的事情自有我三派頂著,至于大唐的事情,我也派讓門中長老親自前往,此事也會知會大唐天子,有大唐天子在,想必北冥劍派的人也沒有那么容易傷及這上官氏的人。”袁宗主說道。

    “此事,便煩勞宗主了。”凌飛拱手道。

    到了此刻,他也算是真的松了口氣。

    不過,也正如袁宗主所言,在大唐,有大唐天子在,一般的人還真的無法與之爭鋒。

    越是修為高深,凌飛對大唐天子更是充滿了敬意。

    要知道,當初大唐天子身在帝都,卻演化出法相出現在了天河學院和凌老爭鋒。

    憑此,可以想象,大唐天子的手段是多么的高明。

    要知道,凌飛僅僅是凝聚真龍之身都感覺精疲力盡。

    而這實力已可比元嬰境了。

    大唐天子那手段又該多強?

    神府境,還是?

    凌飛內心掀起了重重波瀾。

    這不想還好,越想,越覺得大唐天子深不可測,那種手段,讓人向往。

    “呵呵,何須客氣。”袁宗主朗聲一笑,此時他也很高興。

    凌飛所展現出的實力超出了他的預料。

    不難想象,等凌飛邁入元嬰境后他將何等強大。

    若凌飛邁入神府境,那北冥化海只怕也將難以與之爭鋒。

    未來的南荒必將是凌飛的天下。

    對于凌云宗而言這無疑是最大的喜事了。

    “宗主,不知大唐天子實力達到了什么境界?”在袁宗主美滋滋的想著凌云宗的未來時,凌飛問道。

    “大唐天子?”聞言,袁宗主一臉肅然。

    “他的實力深不可測。”在深深吸了口氣后,袁宗主說道。

    “宗主與之相比如何?”凌飛詢問道。

    “不可比,也難比。”袁宗主說道,“大唐天子掌真龍神器,修天子之術,在大唐,他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我等若想與之爭鋒,根本不可能,除非境界比他高出幾個,可是,顯然我”

    “天子神器?”凌飛眉頭一彎,當初大唐天子也隱晦的提及過。

    “我也沒有與之交過手,不過,在南荒卻是無人敢犯大唐之威。”袁宗主說道,“所以只要有他庇護,北冥劍派的人就算去了大唐,多半也將無功而返,所以,關于上官氏的安危,你大可以放心。”

    “嗯。”凌飛微微點頭。

    同時他心中也在暗忖,“根據宗主所言,大唐天子的實力應該在神府之上,如此,義父的實力也應該在神府以上才是,只是,卻不知義父達到了哪個境界?”當初凌老可是硬撼過大唐天子,還讓他罷手。

    這足以說明凌老實力是何等的強大。

    至少,他的實力會比大唐天子強,否則豈能震懾后者?

    何況,這還是受傷情況下的凌老。

    若沒有受傷,凌老又該多么的強大?

    “現在我的實力還是太低了,得不斷提升才是。”凌飛心中暗道。

    如今的凌飛修為不斷變強,眼界也高了,自然能推斷出義父的實力深淺。

    到現在,凌飛才明白為何義父讓自己別急著想去找他。

    因為,若沒有足夠的實力,別說報仇,最后只會成為義父的累贅。

    凌老這樣做,實際上是在保護凌飛。

    也是如此,他才會將凌飛留在南荒。

    可是,凌老卻不得不自己去了結當年的恩怨。

    可以想象,當時的凌老是多么的無奈。

    “義父……我不會成為您的累贅的。”凌飛那眼睛當中有著堅定的光芒閃爍。

    “好了,還有七天便將開啟北靈古跡了,你便好好準備一番,這北靈古跡,可是有著巨大機緣啊!”袁懷天說道。

    “嗯。”凌飛點頭,而后他就此告辭。

    對于這北靈古跡,凌飛也是充滿了期許。

    若能再進一步,他的實力,底子都將得到提升,那時,在同級當中將成為真正的強者。

    唯有在同級當中獨立鰲頭,他才能在未來的路上走得更遠。

    ……

    臥室當中,凌飛盤膝在臥榻上緊閉著雙眸,他的心神卻在總結此次武道會比所得。

    “奧義圓滿,賦予意志,方可讓武道奧義擁有靈性,如此,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武道奧義。”凌飛心中暗忖著。

    如,他凝聚真龍之身,算是將真龍奧義發揮到圓滿,可想要讓真龍之爪緊握成拳,卻需要意志控制了。

    這是一個進步。

    同時,這也將使得奧義更多靈活性,在應敵之時自然也就能夠更加的得心應手了起來。

    “天丹圓滿,是掌控武道奧義,元嬰境則是不斷的挖掘武道奧義的力量,使之演化成為神通。”

    到了此刻,凌飛對武道變得越來越清晰了起來。

    他距離那些手眼通天的強者儼然又近了一步。

    “將奧義演化出神通,不僅需要磅礴的丹元,還需要極為強大的靈魂力,否則,丹元不夠,神通無法持續,靈魂不夠,也無法持續演化神通,這兩者都是缺一不可。”凌飛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不足。

    先前和徐子濤一套一戰后,他就明顯感覺到了靈魂力在急速耗竭,整個人感覺疲憊不堪。

    想要長時間如此戰斗,顯然不是此時的他能辦到。

    這就是半步元嬰境和元嬰境強者的差距。

    事實上,凌飛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一擊,完全掌控真龍之身,也是得益于他那強大的靈魂力。

    否則,區區半步元嬰境的修者,根本無法將奧義掌控到這一步。

    可以說,因為有著強大的靈魂力,凌飛已經勉強算是觸及了準元嬰境。

    “現在,我得將奧義再繼續完善。”凌飛心思電轉,便開始繼續參悟自己的武道奧義。

    雖然此次他踏入了半步元嬰境,卻畢竟還是敢觸及,境界還不夠圓滿。

    “天河奧義……當初徐子濤那北冥劍海,當真氣勢如海!”在參悟時,凌飛也在不斷的比較驗證。

    “我之流星奧義,也達到了真正圓滿。”

    “我心所動,身化流星!流星,快!”

    “天河,大河深沉,洶涌時,氣勢如龍,平靜時如湖……河,變化無窮,不該局限于河,可為湖,可為海!”

    ……

    在這種不斷參悟,比較下,凌飛對自己的武道奧義越發清晰了起來。

    他的境界也得以鞏固。

    七天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這期間,各派的青年天才都在鞏固修為,好讓自己在進入北靈古跡后多幾分底子。

    “若我的靈魂,再進一步,我對神通奧義的掌控將更加得心應手。”臥榻之上,凌飛睜開了眼睛。

    經過七天的閉關,他對武學奧義的掌控更高深了。

    同時,他也隱約感覺到了自己的瓶頸所在。

    那便是靈魂力。

    他的靈魂很強了,僅僅只差一步就可以再做突破。

    若是突破,憑借著強大的靈魂力,他都將堪比元嬰境修者。

    “可惜,想要突破,太難了,還需要一個契機。”凌飛微微一嘆。

    哪怕最近他一直以真龍血氣錘煉靈魂,依舊無法讓靈魂再度蛻變。

    若是靈魂蛻變,他的武道奧義也能更好的施展出來,從而開闊更廣闊的天地。

    凌飛放棄了修煉,走到院外,放松一下心情。

    夜幕,夕陽余暉灑下,將天邊染成一片赤紅,凌飛站立在一處樓臺上,遙望著這座古城。

    “明天,就將開啟北靈古跡了。”

    對于北靈古跡,凌飛充滿了期許。

    驀地,他發現在旁邊的一個樓臺上有著一個藍發女子屹立。

    這女子卻是憐霜。

    此時,憐霜也在遙望古城。

    此時憐霜眸中清冷,就那么遙望著遠處虛空,看著天邊的晚霞。

    “憐霜師姐為何一直如此冰冷淡漠?”見此,凌飛心中詫異無比。

    雖然他和憐霜也并沒有多少交流,可是,從凌云宗小比到此次武道會比,皆是這個女子相助。

    若沒有憐霜指點,凌飛就算天賦異稟,也不能進步那么快。

    所以在凌飛心中對這師姐也是極為感激的。

    只是憐霜素來冰冷,凌飛也不知該怎么和她接觸。

    今天見憐霜獨自沐浴在晚霞下,他的心微微一動,那身子掠去,飄落在了憐霜那所在的樓臺上。

    當凌飛飄落在身邊,憐霜那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便是偏著頭瞅想旁邊這突然出現的青年。

    不過,在瞅了一眼凌飛后,憐霜便是將眸光收回,繼續凝視著遠處的虛空,話都沒有多說一句。

    憐霜如此淡漠的模樣,難免讓人會略顯尷尬。

    還好,凌飛早就習以為常了。

    “憐霜師姐今天怎么突然這般有雅興在這欣賞晚霞?”凌飛笑道。

    “太陽西沉,卻留下絢麗的晚霞,留下如畫的風景,讓人迷戀。”憐霜就那么凝視著遠處的晚霞,看著那赤紅的云彩,嘴角勾起了平時難得一見的笑容,在她那雙素來清冷的眸子當中看到了向往。

    憐霜如此一幕,讓得凌飛心中詫異無比。

    如今的憐霜,再也看不到了冷漠的感覺。

    似乎,此刻的她已經將身上的偽裝卸掉,露出了最純真的一面。

    她那笑容,讓凌飛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住了。

    同時,凌飛眸光微動,也是順著憐霜的眸光向著前方那天邊的晚霞瞅去。

    “晚霞很美,云彩飄動,變幻多姿,讓人迷戀時,也想要融入這天地美景當中。”凌飛說道。

    同時,他內心唏噓,自從離開龍潭鎮后,他已經很少欣賞這些美景了。

    他的心思完全放在了修煉之上。

    “夕陽西下,讓人迷戀,給人留下美好的回憶,可人的一生了?”憐霜自語,那雙美眸當中多了幾分傷感,臉上的笑容不在,開始浮現出些許冷意,似乎她又想到了什么事情,讓她心情凝重。
閱讀神荒龍帝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