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暗流涌動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貧民窟,整合運動據點。

    所有的窗戶都被關上了,房間里昏暗無比。雖然這里外表是一間貧民窟極其常見的平房,但是內部設施卻完全跟貧民窟三個字搭不上邊。在窗戶關上的一瞬間,外面那嘈雜的聲音瞬間消失了,整間房間漆黑又安靜,只有人類的呼吸聲,像是夜晚的海。

    投影儀的開關被打開了,慘白的光照射到了幕布上,無數的灰塵在強光的照射下顯形。偶爾會有飛蛾飛到投影儀的前方,很快就被某人用飛刀除掉。

    “我們為什么要把據點定在貧民窟?”梅菲斯特皺著眉頭捏住鼻子,貧民窟的臭味搞得他很不爽。

    “因為這里在城外,緊靠城墻,魚龍混雜,典型的三不管地帶。”弒君者靠在椅子上,拋著飛刀。

    “最重要的是便宜,原本經費很大一部分都是用來買源石的。”

    “但是現在買不到了……”W咣當一聲把腦袋砸桌子上,震得投影儀一陣晃動。

    弒君者把投影儀調好位置,重新摁下開關。因為經費的緣故,這個投影儀也是二手的,時好時壞。

    “那現在我覺得我們可以換一個據點了,順便采購點好一些的裝備。”梅菲斯特看著投影儀臉一黑。

    “這里就挺好的。如果你想進入城內找據點,那可麻煩的很。”弒君者提出了反對意見。

    “而且錢不是大風刮來的,能省一點是一點,給首領省點心。”

    “道理我都懂可是為什么這個投影儀還不開始工作?只放白光是怎么回事?”梅菲斯特敲了敲投影儀。

    “我覺得可以炸它一炸,說不定能好。”W掏出了一個小型炸藥包。

    弒君者看著不著調的兩人,感覺心很累。

    我TM是造了什么孽跟這兩個傻X一起出任務?

    十分鐘后。

    換了一臺新的投影儀后畫面終于是能放出來了。弒君者和梅菲斯特看著幕布上的畫面,陷入了沉思。

    W抱著爆米花覺得爆的不夠焦想再爆一爆。

    “能夠跟目標交換位置……召喚出背后靈的醫療術士……”梅菲斯特看著影像中瓦倫丁的表現輕聲說到。

    “這個家伙絕對有什么秘密……他不應該只有這么弱。上次在巴特摩爾,他用一把開山刀屠了近百名士兵,殺死了尋仇者,但是在這里……他表現得太弱小了。”弒君者也開口了。在上次她做好偽裝去跟瓦倫丁談判的時候,弒君者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就怕被瓦倫丁給認出來自己跟整合運動有關系,當時當她做到談判桌前時,弒君者的殺手感知就告訴她瓦倫丁只是個優秀的醫療術士,源石技藝適應性可能很優秀,但是其他的方面絕對不會比得上她。這讓她很疑惑,同時也是她有把握將其一擊必殺的理由。

    當然,那個被稱作龍的女人就不一樣了,弒君者的直覺告訴她很危險,如果單打獨斗只可能是五五開。

    但當看到這段影像時,弒君者知道她猜錯了,她太過低估這兩個人了。

    瓦倫丁的那招移形換位弒君者可是聞所未聞,作為一個資深殺手,她完全看不出來這究竟是什么源石技藝,在她的記憶里也完全沒有類似的法術。甚至有可能在談判時的那種很弱的感覺就是瓦倫丁特意裝出來的,就是為了讓她放松警惕。

    龍表現出的破壞力也超乎了她的想象,影像中戰斗的龍每一拳都有千鈞之勢,而且持久力也很長。就影像中的表現來看,正面作戰弒君者只有武器優勢,五分鐘內必敗;偷襲如果一招不成……殺手偷襲失敗的下場只有一個。

    死亡。

    當然她也沒把龍當做對手,讓殺手跟戰士去打,要不是指揮腦殘就是殺手不想活了。

    對付龍的有其他人,比如某個正在吃爆米花的笨蛋。

    她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搞偷襲切射手奶媽比較好。

    “把他和那個龍族女人列為重點關照目標。我有預感,在計劃進行的時候,這兩個人一定會出來搗亂。”弒君者下達了命令。

    “切,明明我才是指揮。”梅菲斯特對弒君者的口氣很不爽。

    “那好,到時候你自己帶著你手下去攻打切爾諾伯格,我就在一旁看著。”弒君者看著梅菲斯特,眼神莫得感情。

    梅菲斯特臉色鐵青,咬了咬牙。

    “抱歉。”

    “你們又吵架了……”W塞了一嘴的爆米花,看著兩人大嚼特嚼。

    “這只是同僚間的友好交流。”弒君者關上了投影儀,離開房間。

    她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弒君者閃現中——————————

    瓦倫丁看著面前的羅德島談判代表,內心毫無波動。

    為什么談判代表不是凱媽?不是阿米lv……婭?再不濟銀灰角峰也行啊?你派梓蘭大姐來是怎么回事?

    當然瓦倫丁不是覺得梓蘭長得不好看,他只是覺得梓蘭勾起了他內心中木某些不好的回憶。

    啪,一個黑色箱包放在了桌上。

    瓦倫丁拉開拉鏈,一道白光閃瞎了他的鈦合金龍眼。

    “預備行動組A6的組長,梓蘭……”

    瓦倫丁一拍額頭嘴角下咧,把手機熄屏。

    ——現在的他看見梓蘭就是這種感覺。

    “好吧,梓蘭女士。您說的租用一間感染者診所怎么回事?”瓦倫丁拼命地把那些不好的回憶甩出腦海,裝出一副嚴肅的模樣跟梓蘭談問題。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我們會有一位很特殊的病人來到切爾諾伯格,需要專業的的醫療設備和藥品。羅德島的陸地航母離這里較遠,病人的身體狀況無法堅持到其到達羅德島進行醫治。”

    “所以你們就近來到了切爾諾伯格?”

    “是這樣的。”梓蘭點頭。

    聽到這些話瓦倫丁就知道那個病人是誰了,除了博士還能有誰?但是做戲要做全,瓦倫丁還是得要繼續演下去。

    “只是一位感染者,為什么要在其接受治療期間診所不得接診其他病人?”瓦倫丁表現出這件事很奇怪的樣子。

    當然真實原因他是明白的,跟那位博士沾上邊所有事情再怎么奇怪都很正常。

    “這是我們的秘密。”梓蘭搖搖頭。“恕我無法向您告知實情。”

    “但我可以向您保證,病人確實是只是一位感染者,不是什么危險人物或者貨物,我們只是想治療他,他對我們重要。”

    “這么說……”瓦倫丁喝了一口茶。“有人或組織在尋找那個人,甚至不惜動用武力嘍。”

    梓蘭沉默良久,點頭。

    “這也是羅德島找上您的原因。”

    “您手下的感染者診所有五家,每一家的醫療水平都處于切爾諾伯格醫療技術前列,而且您將它們都隱藏的很好。”

    “我們羅德島有自己的干員保護那名病人,這一點您不用擔心。”

    “那么,價格呢?”

    梓蘭遞給瓦倫丁一張表格,上面詳細列舉了羅德島所需要的各種藥品和設備,以及病人入駐之后的要求,最后也表明了價格。

    看著那一串數字,瓦倫丁不由得贊嘆:“真是大手筆……”

    “那位病人值得我們付出一切。”梓蘭點頭。

    “價格很美好,要求也在情理之中。”瓦倫丁隨手把那張表格放在一邊,將已經涼了的茶水倒進收容桶里。

    “但是很遺憾,梓蘭女士,我們無法為您提供表格上的任何一家感染者診所。”

    梓蘭眼角極為微小的跳動了一下。

    “我想知道原因,瓦倫丁先生。”

    她的聲音充滿了不理解和疑問。

    “我是一個隨性的人,梓蘭女士。我覺得這件事很麻煩,雖然錢很多。”

    “龍,送客。”

    看著梓蘭遠去的背影,瓦倫丁哀嘆一聲。

    別怪我啊羅德島,這也是為了你們好。如果你們不去阿撒茲勒,赫拉格就不會加入你們,羅德島就會失去一名強大的六星近衛。

    至于后來在劇情中損失的那些干員們……瓦倫丁覺得還是赫拉格更重要一些。

    希望未來加入羅德島的時候不會被穿小鞋吧。

    瓦倫丁透過落地窗看著外面切爾諾伯格的風景。現在是春季,樹木花草都發了新芽,許多人在為了生存而奔波,整個城市一片生機勃勃,沒人會想到一場滅頂之災將在八個月后降臨這座城市,也沒人會想到那些曾經讓他們極為詬病的黑幫將會成為阻擋災厄的第一道防線。

    是時候開始行動了。

    —————————瓦倫丁喝茶中——————————

    城外的一家旅館內。

    從外面來看,這是一家很普通的旅館,畫滿涂鴉的外墻,有些破舊生銹的大門,以及充滿坑洞包漿的木質前臺。旅館大堂的墻上畫滿了切爾諾伯格特色的畫作,前臺女孩正在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偶爾發出幾聲笑聲。

    如果你走到二樓打開某扇門,你就會發現一處跟樓下景象完全不同的房屋。

    這里緊閉著窗戶,數盞冷光燈散發著慘淡的白光。地面和墻壁上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電線,混亂程度足以逼瘋每一個電工。各式各樣的設備擺放在屋內,看起來很是雜亂。在房間的正中間,一名卡斯特少女坐在一個冷凍倉旁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里面的人。

    冷凍倉里的人穿著白色的病號服,渾身上下裸露的肌膚跟她的衣服一樣慘白。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躺在冷凍倉里的人類沒有任何的動物特征,整個人看起來極為的干凈,就像是遠古時期的某種生物一般。

    伴隨著一陣令人牙酸的摩擦聲,房間的大門被打開了,走進來的人正是不久前離開瓦倫丁辦公室的梓蘭。她走到一張桌子旁,把檔案袋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梓蘭小姐?”卡斯特少女的注意力被聲音吸引了過去,看著有些生氣的梓蘭發出了疑問,聲音柔軟如棉。

    “抱歉阿米婭,讓你看到了我現在的狀態。”梓蘭做了個深呼吸,對著那位叫阿米婭的少女苦笑。

    “他……沒答應我們的請求么?”阿米婭看著梓蘭的笑容心中一緊。

    “是的……我們給的報酬足夠豐厚,但是他還是拒絕了我們。”

    “正是因為他不愿意。”

    “不愿意?”阿米婭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的,沒有理由的拒絕。”梓蘭把手肘放在桌上,雙手蓋住自己的臉。

    “那博士怎么辦……”阿米婭看著冷凍倉里的人,瞳孔中的光暗淡下去,聲音帶了一絲哭腔。

    “冷靜,阿米婭。雖然他沒同意,還是有其他人愿意把診所借給我們的。”

    “雖然條件有些差,但現在的情況只能將就了。”

    阿米婭的眼神再次恢復了活力,她的耳朵抖了抖,看向梓蘭:“在哪?”

    “依舊是在西城區,阿撒茲勒。”梓蘭說出了一個名字。

    阿米婭內心猛地一沉。

    阿撒茲勒。

    再來到切爾諾伯格之前,羅德島就對這個城市進行過詳細的調查和了解,對這個阿撒茲勒也知道幾分。

    切爾諾伯格歷史最長的感染者診所,同時也擁有著極為復雜的情報網,目前其態度不明顯,不偏向于任何一方,處于中立狀態。

    但是這個感染者診所相較于瓦倫丁手下的那幾個危險性是很高的。首當其沖的原因就是這家診所的所有者,赫拉格。

    赫拉格的一生堪稱傳奇:很小就進入了軍隊服役,一生中參加了大大小小近百場戰役,后來烏薩斯帝國軍隊的將軍,領導過數場對烏薩斯帝國至關重要的戰爭;在大清洗中活了下來,并且成功退出政界沒有招惹到任何報復。

    也就是這樣的人,即便再怎么隱藏自己,也會被別人發現。可以肯定的是,阿撒茲勒絕對被切爾諾伯格政府所知曉,這家診所正處在一條鋼絲繩上,任何一點多余的舉動都會將其推向毀滅。

    就比如接觸羅德島。

    原本,阿撒茲勒是他們最后的備選方案,但現在,為了博士,只能這么做了。

    “我們何時進城?”阿米婭看著冷凍倉里的博士,再次恢復了原本那副領導者的狀態。

    “最近切爾諾伯格的形勢有些緊張,最快也要一個星期之后。”梓蘭給出一個阿米婭不愿意聽的結果。

    一個星期……

    “博士還能堅持那么久么……”阿米婭有些擔憂。

    “這點你放心,我們從羅德島帶出來的藥品還有很多,足夠這一星期的用量了。”一旁一直在沉默的醫療干員發話了。

    “既然如此,一周之后,我們就將博士送往阿撒茲勒,絕對不能耽擱。”阿米婭點點頭,下達了命令。

    “明白。”
閱讀帶著游戲系統拯救明日方舟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