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天使的墮落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中劍的天使艱難地轉身,她的身體已開始有著潔白的光點向外溢散,但她還是滿臉的訝異,堅持著問了一句:

    “為什么?”

    “阿格利司,為什么你要自甘墮落?”

    這句話同樣是所有人的疑問。

    但阿格利司卻只將手里的圣劍收起,雙手緩緩垂下,看著同伴,沒有退開,但眼里的平靜卻漸漸被憤怒取代:

    “我想做的是一名修女,不是妓/女。”

    城里的所有人大嘩!

    中劍的天使憤怒地大叫:“你背棄了你的信仰,你…”

    她無法將話說完,因為中劍之后,她的身體就有無數的光點在不斷地剝離,也許是因為她的憤怒,反而加速了光點的消散。

    聲音消失了,但余音卻在夜空中渺渺地傳揚開來,她的身體陡然爆開,無數亮到刺眼的光點仿若匹練一般向著四周飛散,然后漸漸地熄滅、消失。

    阿格利司出神地看著同伴的消逝,輕聲道:

    “信仰,我沒有背棄!只是,這個世界的信仰不容于我!”

    她似乎用上了神力,每個人都清晰地聽到了她的聲音,好像她就面對著自己在輕聲述說: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夸,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神愛世人。”

    這一段是光明神殿教義中,它闡述了十二圣徒中保羅對于愛的詮釋,證明了愛是無可比的,而光明神殿歷來也因此話而被引申為“愛的宗教”。

    雖然是熟極而流,但阿格利司的語調中卻再也不見了從前的那一份虔誠。

    所有人寂靜無聲。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阿格利司輕笑了一聲,用充滿了諷刺意味的口氣道,“…就因為這句話,我忍受著無數的男人肆意地玩弄我的身體。”

    無數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人群中,無數的信徒如遭雷擊,心喪若死;光明教廷中修女們熱淚盈眶;而男修士們,則瑟瑟發抖;許多的貴族,將身體越縮越低。

    “…我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光明,可是,”她的聲音突然凄厲無比,“就算我死了,他們也沒有放過我的身體。”

    她的眉心正中,一個黑點在慢慢擴大,漸漸溢出了眉心,猶如黑色的墨水向著四周潑灑蔓延。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阿格利司的頭發從柔黃色變成了黑色,潔白的肌膚也漸漸蒙上了一層釉色,最為顯目的,是她身后那對潔白的羽翼,黑色在迅速地蔓延,轉瞬間,就變成了黑色。

    “天哪!墮落天使!”

    傳說中,天使中也有信仰不夠堅定者,如果來到了人世間,受到了七情六欲的吸引,不愿回歸神的懷抱,那么會成為墮落的天使。

    現在,阿格利司用事實來告訴人們——怨恨也能導致墮落。

    然而,又有誰能指責于她的墮落?

    一位誠心修行的女子,拋棄世間的一切繁華和自己如花的一切,只愿為世人帶來美好的未來,可是卻受到了世間最丑陋地對待,萬念俱灰之下死去,卻連尸身也被用于承載天使降臨的器皿。

    死了,連骨頭都不放過!

    克利斯甚至懷疑,阿格利司甚至是在將死時才遭受了天使的降臨。

    或許,正是因為她的怨念太深,那一縷怨毒之魂硬生生地占據了她的身體,進而取代了天使的意念。

    信仰蒙塵,也就不再堅定。

    或許,在她親手殺死同伴之時,那一心的信仰才真正被她背棄。

    于是,她成為了墮落天使。

    就如同老實人的憤怒,信仰堅定者的背棄同樣是一個極端。

    尤其是在感覺到自己被欺騙之時。

    善良的人在默默為阿格利司流淚。

    有人在偷偷地詢問那些修女。

    更有狂怒的人在質問光明教廷的修士,哪怕是基布鎮教堂中身份最為高貴的神父也被指著鼻子喝問:“你說,那位天使說的是不是實話?”

    這位脾氣暴躁者并非職業者,也不是軍人,卻只是一個白發駝背的六十余歲老者,基布鎮中有許多人都認識他,這是個虔誠的光明信徒,賺到的錢有大部分都捐獻到了光明神殿里,而他唯一的女兒前幾年才從神學院畢業,此時已經是帝都南方一個城市教堂里的修女。

    想到自己唯一的驕傲有可能遭受到阿格利司那樣的待遇,老者又氣又悔,險些

    昏倒過去,情急之下,哪還顧得在意神父的身份。

    身為一個領地教堂的神父,自然是六級以上的神術師,對付一個普通平民老頭自然是輕而易舉,不過此時,墮落天使正在天上,無數雙憤怒的眼神正瞪視著自己,想要說謊,卻又不敢;想要反抗,也同樣是死路一條。無可奈何下,哆嗦著根本不敢回答。

    他的表情已無異于承認了事實。

    揪住他衣襟的老者咕咚一聲向后便倒,昏了過去,有人趕緊將他抬離。

    但卻有憤怒者大叫道:“打死他!”

    拳頭頓時雨點般落下。

    一個中級神術師就這樣窩囊地死在了平民的拳頭下。

    有人說,人性本善。

    也有人說,人性本惡。

    可是在所有人的情緒都被充分地調動起來之后,鮮血的氣息反而更是激發了人性中的暴戾。

    神父倒下了,許多人的眼睛又轉向了那些男修士身上。

    于是,沒過多久,十幾個男修士也同樣沒能幸免。

    發泄過后,無數人開始倒地大哭,為了信仰的崩潰,以及自己曾經的愚昧。

    這其中,不但有之前的信徒,也有現在的修女。

    一些心里有鬼的貴族悄悄地鉆出人群,離開了。

    克利斯微微嘆了口氣,重新變成了一人,望著阿格利司道:“謝謝你!”

    阿格利司慘然一笑,沒有說話。

    “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克利斯輕聲問道。

    阿格利司向遠處望了望,有些答非所問地道:“你呢?不會放過光明神殿吧?”

    “或許吧!”克利斯道。(未完待續。)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