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伎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山坡上,一架巨大的水車下的溪水旁,一個女孩跌坐在草地上,兩條雪白筆直的雙腿自裙下裸露出來,雙手緊緊地捂住了眼睛,一個空桶翻倒在一邊。

    雖然女孩的臉龐被她的雙手擋住,但看到那個女孩的黑色長發后,克利斯就知道這女孩是誰了。

    不過,克利斯卻并沒有將眼光在她身上停留多久。

    因為,距離女孩不遠的草地上,還有另一個女孩靜靜地佇立在那。

    斯蒂安娜!

    這丫頭怎么會在這?

    克利斯慢慢地走了過去。

    還沒等他走到水車下的女孩身邊,斯蒂安娜便迎了上來。

    “導師!”斯蒂安娜低聲道。

    克利斯輕輕點頭,然后眉間微微一皺。

    斯蒂安娜穿的是她慣穿的近身打扮,衣襟不長,只蓋在臀部上,下身是條寬松的長褲,也許是精靈族的喜好,她的衣服都是以綠色為主,也許是因為今天不用上路的緣故,她并沒有將鎧甲穿在身上。

    而且,衣服和褲子上還有些微微的露水,腳下的黑色獸皮鞋邊緣,黏著一些零星的草葉和草梗,同樣是濕漉漉的。

    這代表了什么?

    這說明斯蒂安娜很早就起來了。

    或許,她在看到自己后,便跟著遠遠地上了這個山坡——顯然是在盡著一個侍衛的職責。

    克利斯微微搖頭,不管是自己還是潘迪思,其實都沒有將斯蒂安娜當作侍衛,但這女人顯然是個死心眼。說了也沒用,拋開別的不說,不管是自己還是潘迪思,需要你這菜鳥做什么侍衛?

    克利斯嘆氣。

    不過,以前她總是穿著鎧甲還看不出來,其實這女人身材也挺不錯的。

    只是

    可惜了!

    斯蒂安娜不知道克利斯在想些什么,只被他銳利的目光看得有些難堪,不自然地輕輕縮了縮腳。

    克利斯將思緒收回,淡淡地道:“高強度的訓練不是提升實力的唯一方式,要懂得一張一弛。今天我們不上路,你今天好好休息。”

    斯蒂安娜咬咬嘴唇,低低應道:“是,導師!”

    克利斯微微點頭,想了想又溫言加了一句:“別整天都把自己打扮成侍衛的模樣,試著穿穿女孩的衣服。”

    克利斯自認沒本事轉變一個人的性取向,但讓斯蒂安娜認清自身,這還是很有必要的,這也算是第一步的嘗試吧。

    果然,這句話,斯蒂安娜沒有回答。

    算了算了,愛怎樣就怎樣吧!

    克利斯在心底無奈搖頭,向著水車邊的女孩走去:“你現在馬上下山,好好休息。”

    還是沒回答。

    克利斯有些詫異。

    照平時的習慣,自己若是有了什么吩咐,斯蒂安娜必定是馬上回答,而她回答的話也幾乎總是同樣的一句:“是,導師!”然后就飛奔去辦。

    今天倒是奇了,連遇到兩次不吭聲的。

    克利斯回頭,奇怪道:“去啊,這里沒危險!”

    斯蒂安娜低著頭,還是咬著下唇,沒看克利斯,卻向著水車邊的女孩瞟了一眼。

    克利斯頓時哭笑不得。

    原來在斯蒂安娜心里,我是沒危險,那個女孩倒有危險了?

    這女人的腦袋里在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我哪是那種人!

    我是嗎?

    不過看斯蒂安娜的表情,顯然正明確地表示著——

    你就是那種人!

    克利斯轉眼間卻想到了迪蘭,頓時心里微微一抽。

    滿腔的憤怒立時無影無蹤,輕輕嘆了口氣,無語地搖了搖頭,不再催促斯蒂安娜,走到了水車邊的女孩前面。

    身后有輕輕的腳步聲響,斯蒂安娜跟了過來。

    女孩此時已經脫離了閃關彈的致盲效果,但還在輕輕地揉著眼睛,聽到了腳步聲,眼淚汪汪地抬起頭來。

    “大人!”

    女孩的聲音很甜,很脆,還帶著絲怯怯的羞意。

    她白色紗衣的扣子脫開了一個,露出了一截雪白的鎖骨。

    克利斯的眼睛落在了她的眉毛上。

    她眉毛中間的脊線非常明顯,上面的眉毛往下長,下面的眉毛往斜上長,最終匯聚到中間的脊線。很明顯,這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女孩。

    前世的時候,身為一個宅男,克利斯聽說過太多太多如何分辯處/女的方式了,但一直聽得云里霧里不真切,但在這一世,生長在一個貴族家庭里,卻真正地從那些喜好風月的貴族子弟口中得知了分辯的方法,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就是看女孩的眉毛,方法就是看女孩眉毛的脊線。

    已經人事的女孩眉毛的脊線會消失,所有的眉毛都會向下耷拉生長,或是向外側生長,沒有一根會向上生長了。

    也許,在流浪藝人中,這樣的一個純潔女孩是很少見了吧!

    “你受傷了嗎?”克利斯輕輕地問道。

    女孩輕輕地搖頭:“我不知道呢,大人!”她的眼睛只在克利斯臉上一瞥,便羞怯地低下頭去,“好像,我我的腳,有些疼。”

    她微微動了動,原本就不長的裙下,那雙腿就露出了更多。

    身體或許是純潔的,但心,卻是未必!

    克利斯早就看出了這少女之前的伎倆,根本就是故意在他走出旅館的時候就坐在車廂邊哼歌,然后,應該是尾隨著自己來到了山坡上,還帶著桶來裝作打水的樣子,但應該沒有注意到斯蒂安娜也跟隨在了身后,這一點一會問問斯蒂安娜就可以知道。

    而她被自己的魔法致盲,想必此刻她的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自己來到了她的面前時,她還故意用了各種方式來引誘自己,也不知這些東西,是她那做舞娘的母親教給她的,還是自己學會的。如果是后者,那這女孩的心計就有點可怕了。

    如果是一般男人,估計只要心里有一些色心,估計都可能會收下她,這樣的手法,其實并不算高級,這些流浪的女孩從來都是這樣不堪忍受長途跋涉和顛沛流離的生活,她們往往都不能面對永遠沒有希望的未來,她們極度地想要將自己寄托在一個富足的家庭環境里,哪怕是一個最不起眼的機會,她們都想要牢牢地把握在手里。

    或者,她們其實并沒有錯吧。

    在克利斯暴露出足夠吸引她們的豪氣之后,再目睹了他的魔法師身份,這足以令任何一個平民女孩都想要牢牢地依附上他。

    或許,許多貴族女子也同樣不會例外。(。)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