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亨利的妹妹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兩人商量好,這幾天內就將地洞里的那些活化和變異的怪物全都清理掉,所以這事暫時不用告訴他人。

    下午時分,兩人又再次來到了地洞里,繼續向前清理了一段距離,這一段應該都是屬于獾鼠的活動區域,這種動物速度極快,所以,潘迪思的水系魔法就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傍晚時,兩人才從地洞里走出,回到了精靈皇宮,剛來到皇宮別院時,就見一個男精靈站在門口。

    潘迪思遠遠看到,低聲對克利斯道:“這是母親的近身侍衛,里努,應該是母親在找我們。”

    果然,里努看到了兩人,先恭恭敬敬地對著潘迪思行了個禮,然后轉向克利斯道:“尊敬的克利斯大人,女皇在殿中安排了晚宴,邀請您前去一同共進晚餐。”

    在大多數精靈眼中,

    女皇依貝拉的話便是神靈的旨意,所以里努雖然恭敬,但語氣中的那份理所應當卻再明顯不過,潘迪思稍稍歉意地拉了拉克利斯的手,但克利斯卻只是向著她微微一笑,毫不介意地道:“那么,請里努統領稍待,我去換件衣服以便面見陛下。”

    里努道:“呃~不需要,您身上的這件衣服就很合適,克利斯大人!”

    他的眼神很是真誠,顯然對克利斯身著精靈族服飾的舉動很是滿意,克利斯遲疑了一下,看了看潘迪思,只見她正得意地向著自己揚了楊眉,不禁會心一笑。

    “好吧,麻煩里努統領前行。”

    “您太客氣了,大人請!公主殿下請。”

    里努雖然看起來像是個武夫,但在正式場合中也表現得面面俱到,雖說是帶路,但他卻始終落后于兩人半步,每到拐角和轉彎處,又會及時上前指引方向,當然,潘迪思也知道路途,但他這一番指引,卻表面了極其重視的態度。

    由于這次的會晤,純粹是依貝拉的私下邀請,所以不必經過皇宮正殿,而是隨著里努來到了精靈皇宮內的芳華閣。

    這是一間不小的房間,房間的門口有兩名侍衛守衛,里努做了個手勢,他們便將房門打開,里努當先邁進幾步,便向房間正對的寬大座椅施禮道:“陛下,克利斯大人以及潘迪思公主已經到了!”

    座椅上,正在和站立一旁的闌雅說話的依貝拉站起身來,含笑點頭,另一邊座椅上的多維安也隨之站起了身,向克利斯微笑。

    潘迪思道:“母親,姨媽。”隨即走到了依貝拉身邊。

    克利斯也恭敬施禮道:“陛下!”

    依貝拉一手拉著一個女兒走上幾步,仔細地打量著克利斯,看到克利斯身上的精靈服飾,也不由得眼睛一亮,微笑著轉頭向潘迪思看了一眼,道:“見到你非常高興,克利斯閣下。”

    “這是我的榮幸,陛下。”

    依貝拉看來對克利斯的印象已大大改觀,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微笑:“今天只是家宴,克利斯閣下不必多禮,請。”

    “多謝陛下!請!”

    里努沒有走進,卻侍立在房門口,依貝拉身后卻站著斯蒂安娜,這個女精靈也看到了克利斯,

    但眼神只稍稍一變,就恢復了平靜,面無表情地仿若已忘記了昨晚的戰斗。

    隨著依貝拉的指引,四人在餐桌上一一入座。

    依貝拉身后的斯蒂安娜點了點頭,數名侍女也快速將菜肴和酒水擺上了桌。

    依貝拉微笑道:“克利斯閣下,你來精靈族也已經是第三天了吧?”

    克利斯道:“是的!”

    “我們精靈族雖說歷來自給自足,但畢竟和人類國度的繁華卻不能相比,克利斯閣下也是出身于貴族,若是在這里感到不習慣的地方,請務必名言才是。”

    克利斯起身道:“陛下實在太客氣了,在下雖然出自貴族,但一直向往自然的原韻,這次來到精靈族,正得以最完全的感受一番,可以說是一償夙愿,絕無任何不滿之處,陛下有心了!”

    依貝拉微笑:“克利斯閣下,您很會說話,”她向著克利斯道,“生命樹心的回歸是我們精靈族多年來的期盼,可以說,我們精靈族因此又得到了幾百年的喘息機會,您對精靈族的幫助我們永遠銘記在心。”

    多維安也道:“不錯,若是沒有克利斯的幫助,我不可能這么順利將生命樹心帶回。”

    克利斯連忙推說不敢當。

    依貝拉舉杯道:“為了生命樹心,干杯。”

    “干杯!”

    眾人將酒一飲而盡。

    席上的氣氛熱烈起來,眾人一面聊天一面吃飯,依貝拉說這是家宴,但宴席上的菜肴卻多以人類喜好為主,自面包、糕點、肉類、美酒等食材的選擇到菜肴的烹制手法都遵循了人類口味,不似精靈族歷來以清淡為主的口味,可見依貝拉在宴席中確實頗費了一番苦心。

    闌雅和潘迪思不敢在席間和克利斯打鬧,表現得很是乖巧,不但沒有冷落克利斯,還時而轉頭與侍立在依貝拉不遠處的斯蒂安娜輕聲說上幾句,潘迪思悄悄對克利斯道:“她是亨利的妹妹。”

    怪不得眾人似乎都很看重她。

    克利斯恍然。

    之前還一直以為依貝拉是因為她的天賦才對她青睞有加,當然,這應該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亨利是因為保護生命樹心而犧牲,可以算是精靈族的英雄,他遺留在族里唯一的妹妹自然理應受到多方面的照顧。

    多維安看來酒量一般,多喝了幾杯后,臉上便升起兩團瑰麗的紅暈,她本就是成熟的婦人,此刻帶上了幾分酒意之后看起來便更是誘人至極,她笑盈盈地對克利斯道:“來玩一場?”

    克利斯心里暗暗好笑。

    多維安只怕是在被自己搭救之后便一直有了這個念頭,不過她的這番要求倒是沒有惡意,她和克利斯兩人倒算是不打不相識,雖然以年齡算起,她也可說是克利斯長輩,不過平時相處時,倒是更像朋友一些。

    依貝拉微笑著斥道:“胡鬧!”雖然口中斥責,但眼中卻沒有多少責怪的意味,雖然在之前一番精神力的較量中多少了解了克利斯的實力,但顯然她對克利斯的戰力也很是好奇。

    這些天里,她也從多維安和潘迪思口中聽聞了不少克利斯的事,一個魔法和斗氣等級都不高的魔武雙修者,卻能屢屢越級擊敗對手,這肯定不是運氣所致。

    克利斯微笑著答應下來。(未完待續。)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