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作弊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闌雅也喝了不少酒,臉上紅撲撲的,來到了兩人身邊,興高采烈地東拉西扯,看得出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了。

    “克利斯,今天晚上我們通宵吧!”

    克利斯微微一怔。

    潘迪思微怒道:“胡鬧,被母親知道會罵死我們的。”

    闌雅揚起洋娃娃一般的臉道:“我已經不算小孩了,下個月就是我的成年禮啦,姐姐,你都忘了!”

    潘迪思驚訝地“呀”了一聲,低頭想了想歉意地摟住了闌雅:“對不起啊,不知不覺我們的闌雅也成年了。”

    精靈女孩的成年相對于人類的十六歲。

    克利斯沒說話,但也吃了一驚,這丫頭有這么大么?

    外表雖然稚嫩,但她的性格卻總讓人感覺有些捉摸不定。

    “克利斯,怎么樣啊?”

    克利斯攤攤手:“我無所謂,不過你姐姐說得也對,不管你多大,但被你的母親知道了總是不好。”

    說實話,克利斯是希望這丫頭走得越遠越好。

    闌雅扁起嘴來,潘迪思安慰地摸摸她的頭道:“你通宵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反正我今天不想睡。”

    潘迪思無語了,求助地看著克利斯。

    “要不這樣吧,”克利斯道,“我們去找個沒有別人的地方通宵好了。比如,你的房間?”

    闌雅眼睛一亮,隨即搖頭道:“不行的,皇宮里巡夜的人多,會聽到的,對了對了,姐姐,”她一把抱住潘迪思的手,“就去姐夫房間吧。”

    這一聲“姐夫”讓克利斯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潘迪思卻紅了臉,不禁白了克利斯一眼,點了點頭。

    于是三人一齊向皇宮內走去,走前闌雅還不忘帶上了很多酒,潘迪思不準,卻坳不過她。

    三人走進房間,闌雅立刻把門關上,把幾瓶酒擺在桌上。

    潘迪思怯怯道:“還真繼續喝啊?闌雅?”

    “當然啊,”闌雅搖著一頭的卷發,詫異道,“要不通宵還有什么意思?我們今天就來看看誰先喝醉。”

    “喝酒我就不參加了,”潘迪思微怒道,“通宵倒還算了,被母親知道大不了罵一頓,但要是喝醉被知道,就沒那么簡單了。”

    “哎呀,姐姐,你別這么掃興好不好?”闌雅抱住潘迪思不停地搖,“就這么一次嘛,就算喝醉了,在這里也不會被母親知道的,難道你還會去告訴母親?或者姐夫會去告密?”

    兩姐妹一齊看向克利斯。

    克利斯趕緊搖頭,偷偷向潘迪思打了個眼色。

    潘迪思遲疑地答應了。

    然后,闌雅掏出了一個木湯匙,眼睛掃著兩人嘻嘻地笑著,潘迪思以手扶額:“天,你帶這個做什么?”

    闌雅笑瞇瞇地道:“我早就準備好了!來來來,”她極其不文雅地將雙手的袖子擼起,放在桌子中間,“先說好,湯匙柄指向誰,誰就要表演一個節目,要么就喝酒。”

    克利斯和潘迪思一齊翻了翻白眼。

    闌雅在三人面前的酒杯里倒滿了酒,一手插腰,一手按著湯匙。

    “好了沒?”闌雅小臉通紅,一半是酒意,一半是興奮,氣勢如虹地道。

    兩人點頭。

    “嘿嘿!”闌雅笑瞇瞇地將湯匙一轉。

    三人一齊緊張地盯著湯匙。

    連轉了好幾圈后,湯匙慢慢停了下來,指著闌雅。

    “啊?”闌雅傻眼了。

    克利斯和潘迪思一起大笑:“快喝。”

    闌雅嘴里哼哼唧唧地,但還是很痛快地喝了杯酒。

    再將湯匙一轉:“再來!”

    這回轉得更多圈了,然后——還是指向闌雅。

    “怎么會這樣?”闌雅苦著臉。

    潘迪思看看湯匙,又遲疑地看了看克利斯,見克利斯搖頭,不由得心疼道:“要不,你表演個節目好了。”

    闌雅氣呼呼地道:“不,我就不信了!”

    她將酒一飲而盡:“再來!”

    湯匙再次轉起,這回的力道用得很大,險些轉到了地上,停下時,指向了克利斯。

    “哈哈,”闌雅興高采烈地道,“我就說嘛,怎么會一直是我,姐夫唱歌。”

    潘迪思也笑了起來。

    克利斯投降道:“我喝酒好了。”

    他生怕她們反悔,趕緊將酒一口喝下。

    “應該由我來轉了吧?”見兩人點頭,輕輕在湯匙柄上一撥,湯匙快速地轉了起來,終于停下時,指向了潘迪思。

    “姐姐喝酒!”闌雅拍手大笑。

    “好吧,我認賭服輸。”潘迪思也痛快地將酒喝下了。

    就這樣,接近一小時的時間里,闌雅輸得最多,這丫頭雖說有時性格古怪,但酒品卻是極好,從不抵賴耍滑,所以很快就醉眼朦朧了。

    其次是潘迪思,潘迪思的酒量明顯不及闌雅,開始時還喊著“喝醉了喝醉了”,但再多喝了幾杯后,竟然也興奮起來,還偎依著闌雅唱起了歌。

    克利斯雖然酒量只是一般,但精靈族這果酒的勁道實在不高,就像啤酒一樣,從頭到尾,克利斯也只不過喝了不超過前世那樣的三瓶而已。

    當然,最主要的是,克利斯作弊了!

    作弊的方式就是才從精神力威壓中領悟的,他的精神力就連整個水杯都能移動,更何況是一個輕飄飄的木湯匙柄。

    看著兩姐妹先后趴在了桌上,克利斯微笑起來。

    他上前將潘迪思抱了起來,潘迪思緊閉著眼,嘴里嘟噥著聽不清的醉話,手腳無力地垂下,一身的酒香,克利斯輕輕在她臉上一吻,小心地將她放在了床上。

    闌雅醉得很徹底,抱起來時,全身的骨頭都軟了,一聲沒吭。

    克利斯小心地給她們蓋好了被子,走出了臥室。

    他走到了后窗前,先用冥想視野查看了一下,確定周圍沒人之后,才拉開了窗簾,輕輕地打開了窗戶,一縱身便來到了窗外。

    他向著圍墻方向走去,走過了花叢邊時,深深了嗅了一口蕓雀花的香味,右手抬起,輕輕一振,發出“嗒”地聲輕響,飛爪便搭在了圍墻的頂部,然后雙手拉住鋼索,腳下一蹬,雙手交替著,很快就爬上了圍墻,然后收回了飛爪,往下一跳。(。)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