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魅妖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克利斯瞪起眼睛:“我再說一遍:你們的事我不管,光明神殿的事也和我沒有關系。鄉·村·暁·說·網”

    女刺客笑了起來,她的相貌原本極美,這么一笑,成熟婦人的風韻一覽無遺,克利斯卻狠狠地瞪著她的眼睛,眼里滿是怒火。

    “你知道我不能殺你所以就一口拒絕?”

    “哼!”

    她對克利斯道:“你知道那個教區主教是怎么死的嗎?”

    克利斯沉著臉:“你說吧,我聽著。”

    “很簡單,我讓他在夜間自己走到鐘樓下…我在那等他。”

    克利斯:“他為什么聽你的?認識你?”

    “當然不!”女刺客微笑起來,雙手抱胸,往床頭一靠:“你聽說過‘魅’嗎?”

    克利斯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你是說幽靈?”

    “不,是‘魅’,或者叫‘魅靈’。”

    克利斯搖頭:“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沒聽說過。”

    女刺客笑道:“也是呢,它只出現在水里,你們人類也許并不知道它。”

    克利斯突然道:“等等,我不明白你所說這個所謂的‘魅’或者‘魅靈’和那個教區主教的死有什么關系?”

    “有關,耐心點小子,好好聽我說完。鄉·村·暁·說·網”

    克利斯坐回地上,揉揉自己的肩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女刺客很滿意地看著克利斯:“非常好,”她抬起頭來微微思索了一下,“‘魅靈’是一種專門生活在水里的…嗯…生物,或許它們屬于幽靈,目前為止,也沒人知道它們是怎么生成的。”

    克利斯開口道:“水鬼?”

    女刺客笑了起來:“有點意思,這個稱呼已經很接近了。”

    這個世界可沒有水鬼這種類似的傳聞,前世的時候倒是有聽過不少。克利斯微微點頭,意示對方繼續。

    女刺客點頭繼續道:“它們似乎沒有進食的需求,只會遵照本能去襲擊接近它們的動物,在水里,它們的力量很大,可以輕易將一只岸邊的成年虎豹拖入水里,有人說它們吸取的是——”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頭,“生命體腦中的靈魂能量。”

    “假如就這樣幸運地經過多年,就會進化成另一種更高級的怪物——我們把它們叫做‘魅妖’”

    “這種怪物不僅具備了水中的強大力量,還進化出了另一種能力,”她笑瞇瞇地看著克利斯,性感的紅唇輕啟,“催眠!”

    克利斯一直耐心地聽著,此時忍不住眉毛一挑。

    女刺客繼續道:“每天深夜,它們都會在水里唱歌,這時候,睡夢中的人,或者其他動物就會跟隨著它們的歌聲,一步一步地走進水里。或許,直到他們在淹死前那一瞬間才會醒來——誰知道呢。”

    克利斯皺起眉頭,上下打量著女刺客:“你是想告訴我,你養了一只‘魅妖’?在哪?拿來我瞧瞧?”

    女刺客好整以暇地微笑著,沒有馬上說話,她抬手拉開墨綠皮甲的領口,從脖頸上拉出一條項鏈,鏈墜是一枚深紫色的不規則晶體。

    “這個,就是‘魅妖’腦中的魔晶,只要使用特殊的方法,就可以對著特定者催眠。”

    克利斯道點頭道:“你就是教堂慘案的兇手?為什么要殺這么多人?”

    女刺客意味深長地看著克利斯的臉:“你在怪我殘忍?可是據我們所知,你并不是光明信徒?”

    克利斯聳聳肩:“的確不是,我是在奇怪你何必要殺那些修女,直接對那些神父下手不是更好嗎——而且那些修女都是無辜的可憐人。”

    女刺客冷冷道:“我希望出現的是意外,不是兇案。”

    克利斯長嘆一聲:“好吧,我想我明白了!”

    如果之前的死者被發現是被人所殺,有可能馬上出現的就是光明神殿的裁決者——光明神殿中最臭名昭彰的劊子手,他們力量強大而詭異,行事完全無所顧忌,大陸中,哪怕是頂級強者也不愿輕易和光明神殿翻臉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們。

    克利斯點點頭:“好吧,我想我知道你這樣是為了把誰引來了。”

    女刺客點頭道:“你是個聰明人,是的,我希望來的就是他——光明神殿北部大主教:丹尼爾。”

    “我想,你應該已經嘗試過催眠那個大主教了?”

    女人毫不隱瞞地點頭:“在他睡著時,稍稍嘗試了一下,險些被發現。”

    克利斯臉色平靜,盯著女人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最后一個問題?”

    女刺客揚揚下巴說道:“你說?”

    克利斯指指女刺客的項鏈:“你有了這東西,要我幫你們做事,直接將我催眠不是更好——在我睡著后潛入我的臥室想必對你而言不算什么難事。”

    女刺客冷冷地道:“所以說我小看了你,你以為我沒有嘗試過嗎?不光是你的實力,”她指了指自己的右臂——現在依然耷拉在她的身側,“你的精神力居然在我之上。”

    克利斯沒說話,但沉下了臉。

    任誰得知自己居然險些在無知無覺中被催眠都不會有好臉色的。

    女刺客嫵媚地笑了起來:“你是個天才,知道嗎?不光是潘迪思這么說,在我們的調查報告中,你的危險評定程度幾乎能和那些光明神殿的裁決者相等——最可怕的是,你還這么年輕。對于你這樣前途無量的對手,我們向來是避而遠之——哪怕我的侄女險些死在你的手里。”

    “所以,一者,不忿于你和潘迪思簽訂了克拉托夫之鏈;二來,我也想知道,一個雙系三級,同時還是魔武雙修的小家伙的真正實力。”她對著克利斯鞠了一躬,“我很抱歉。”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