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克利斯的婚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果然,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光明神殿宣布了教堂兇案的兇手——教堂執事。鄉·村·暁·說·網

    據說,從第一名修女開始到教區主教的死全都是此人一手策劃,所用的手段就是——下毒,據說此人還是個高級煉金師,自行配置了一種能致人幻覺的藥劑,此藥劑就是教堂一系列兇案的最主要物證。

    他覬覦第一名修女的美貌并遭到拒絕之后就下了毒,第二名修女的死是因為在整理第一名修女的遺物時發現了該修女的日記本,故此該執事只能再下殺手;第三名死者,那名修士則是趁其不備將其勒死后偽裝成自殺假象,原因是兩人平時就發生矛盾,該執事一直懷恨在心;第四名修女則是之前就被其強暴,礙于其地位卻一直不敢聲張,但被迫與其在告解室中幽會時,從其口中無意說出的幾句只言片語引起了該修女的好奇,多問幾句后引起了該執事的疑心,于是用燭臺扎破了她的手心,并用身體壓制使其無法掙扎從而流血至死;最后,教區主教的到來,并在日間的查詢中發現了一些疑點,已成驚弓之鳥的該執事就在晚間被教區主教召喚詢問時下了毒,并且算好致幻劑發作的時間,先行到達鐘樓,等到已經進入幻覺狀態的教區主教到達時將其推下臺階,殺死了教區主教。

    至此,一系列兇案完美告破。

    該教堂神父因為監管不力、其余修士及修女也因對身邊該執事惡行的不查一同被帶回光明神殿總殿述職,然后兇手馬上就被判以火刑以告之天下。

    而基布鎮的教堂內又重新派遣了一批神職人員進駐。

    信徒們歡欣鼓舞,幾天內流失的大半信徒又重新回歸。

    坐在窗口的書桌前,克利斯看著手里的這份案件報告,嘴角浮起了譏笑。

    光明神殿做事確實是滴水不漏,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原基布鎮教堂的神父和那一批修士修女在回到光明神殿之后,也就被秘密處決了。

    而手里的這份案件報告,看起來似乎完美,但許多地方卻完全經不起明眼人的推敲。

    當然,這份對外的報告,只是用于對普通民眾的交代,而民眾中雖然不乏頭腦清醒者,但卻不敢聲張。所以光明神殿將神父等相關知情者處理之后,想得知真正案情經過的人也無從著手。

    還有一點就是,假如真正的兇手要針對的就是該教堂里的所有人,那么神殿這一步就像是和兇手在沒有對話的情形下達成的一個默契:我幫你殺了你想殺的人,那么以后,你就不要再來找神殿的麻煩了。

    這只是在光明神殿不知兇手的情況下,如果知道了之后,雙方的這一份默契會立刻被光明神殿單方面撕毀。鄉·村·暁·說·網

    克利斯嘿嘿笑著,將這份案件報告丟在了一旁。

    門響了,還沒等克利斯應聲,艾琳就沖了進來。

    “哥哥,你準備好了嗎?”

    克利斯站起身,顯露了一身的馬裝,笑著抱起了艾琳,親昵地在艾琳的臉上親了一吻:“艾琳今天真漂亮。”

    艾琳喜悅地咯咯笑著,一邊掙扎下地:“哥哥,我們走吧。”

    騎馬裝包括馬靴、便服、馬褲、背心、帽子,馬靴就像是前世的高筒皮靴,但靴尖卻有著一小段不算尖銳的金屬刺,用于催促馬匹加快速度。便服為長袖外扣,對稱三角形寬折高翻領,除了腋部寬松外,其余部分都非常貼身,前扣自腹部而止,然后呈流線型向后延伸至后擺,沒有前襟,這是為了騎馬時身體不受拘束而制成,和前世的燕尾服有很大的相似之處。

    帽子是為了束住長發以免遮住眼睛或以防灰塵染上頭發。

    兩兄妹穿的都是白色內側,黑色主調的馬裝,兩相搭配起來,顯得極有精神也極富活力。

    兩兄妹從樓梯上走下,一直來到門口,牽起門口準備好的馬匹,向城外走去。

    十名護衛跟在兩兄妹馬后。

    艾琳身手靈活地跳上馬背,克利斯沖著妹妹翹起大拇指,艾琳得意地大笑。

    兩名護衛拉著兩兄妹的馬匹向城外走,其余八名護衛也騎馬跟在身后。

    照常地在城中平民的注視下來到城外。

    艾琳一提馬韁,當先就走,口中還叫:“哥哥,來追我!”

    帶著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很快就跑遠了,幾名護衛連忙騎馬跟上,克利斯雙腿一夾馬腹趕緊跟上。

    追上艾琳時,這小丫頭正在草坡上笑著。

    克利斯道:“艾琳,和哥哥坐一起。”

    不怪克利斯不放心,艾琳實在是太小了。

    艾琳點頭道:“好!”下馬來到克利斯馬邊,舉著手看著克利斯,克利斯左手握住艾琳的手,一用力就將艾琳提上馬背,坐在自己身前。

    艾琳很慵懶地靠在克利斯懷里,指著前方道:“哥哥,我們跑遠點。”

    克利斯寵溺道:“好!”

    口中呵斥一聲,一抖馬韁,馬匹快速地向前沖去。

    普通市面上最常見的是波利馬,體格雖然最大,但性格過于溫順,持久力較強,但疲勞回復慢,只適合短途奔波。

    座下的這匹馬,是北部地區特產的帕布溫血馬,頭面平直而偏長,耳短。四肢長,骨骼堅實,肌腱和韌帶發育良好,頸細長,稍揚起,耆甲高,胸銷窄,后肢常呈現刀狀。附有掌枕遺跡的附蟬(俗稱夜眼),蹄質堅硬,能在不甚堅硬的地面上奔跑如飛,和前世的哈薩克馬極其相似,經過長期專門的訓練,這種馬已漸漸適應了戰場,大多還能配合主人的意圖輾轉回身,不驚不乍,是戰場上最優秀的戰馬。

    它的速度最快時能達到一分鐘兩千米,一跑起來,迎面而來的風幾乎讓人睜不開眼,艾琳還沒經歷過這么快的速度,不由得尖叫起來,側身揪著克利斯的胸口,不敢看向別處。

    騎馬其實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尤其在馬快速奔跑時,那時如果人將身體重量完全壓在馬鞍上的話,換來的絕對是巨大的反震力,正確的方式應該是雙腳踏在馬鐙上,臀部稍稍提起,弓起身,跟隨著馬蹄落下彈起的節奏放松和繃緊雙腿。

    艾琳很快就受不了了,將臉埋在克利斯懷里大聲喊:“哥哥,我害怕,慢一點吧。”

    克利斯一聲長笑,應了一聲,手里的馬韁稍稍拉緊。

    漸漸地,馬兒慢了下來。

    此時已到了一個平緩的小山坡上,綠草如茵。

    艾琳道:“哥哥,我們休息一會吧!”

    克利斯道:“這里不行,我們去陰涼一些的地方。”

    身后的護衛也已跟了上來,漸漸靠攏。

    克利斯抬眼望去,坡上盡頭有片稀疏的小樹林,用馬鞭一指:“就去那里休息好了。”

    艾琳點頭。

    眾人來到樹林處,幾名護衛先跳下馬,走進樹林查探一番,向克利斯示意安全。

    克利斯抱著艾琳跳下馬來,護衛牽著馬走開了。

    克利斯將艾琳放下,兩人在一棵樹下坐下。

    克利斯摘下帽子,抹了抹汗,感受著清涼的風,舒服地嘆了口氣。

    艾琳毫不客氣地坐在克利斯腿上,靠在他懷里,閉著眼道:“真涼快!”

    克利斯問道:“艾琳,告訴哥哥,經常來騎馬嗎?”

    “沒呢,很久沒騎了,每次就只到城外一點點,還總是牽著馬不讓跑快。”

    “和誰一起呢?”

    艾琳咬著指頭想了想:“嗯~父親有陪著一次,其他的都是我的好朋友啦!”

    “喜歡和哥哥一起騎馬嗎?”

    “喜歡啊。”

    “哥哥有空就陪著你一起騎馬好嗎?”

    “好啊好啊,可是哥哥你不能一直陪著艾琳啊。”

    “現在艾琳還小,等艾琳長大了也不能一直陪著哥哥啊。”

    “我知道我知道,哥哥要結婚的。”

    克利斯臉一紅:“不是這個原因。”

    “不是嗎?”艾琳抬起小腦袋,好奇地看著哥哥,“哥哥,你會娶特雷斯嗎?”

    “誰?特雷斯?哦,我想起來了,克萊夫子爵的大女兒對嗎?”

    “嗯,就是卡貝思的姐姐嘛,你見過她的。”

    克利斯皺起眉頭:“我見過她嗎?對了,艾琳,你干嘛說哥哥要和她結婚啊?”

    艾琳驚異地睜大眼睛:“特雷斯姐姐是這里最漂亮的啊,哥哥當然要娶她!”

    克利斯啞然失笑:“別胡說了小丫頭,這種話可不能讓別人聽見。”

    艾琳急的跳起身來:“艾琳才沒有胡說,那天哥哥回來之后,克萊夫叔叔就和父親說要把特雷斯姐姐嫁給你呢!”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