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賽前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薇拉為難地看看蒂斯,然后再轉向克利斯,又看了一眼緊抱著法蒂瑪跪在地上、不斷哭泣的守墓人,低聲問道:“我想知道的是,這種東西…它…會不會傷害人?”

    克利斯搖頭:“執靈沒有進食的需求和**,它們只是會本能地追尋光明的氣息和明亮的光線,”頓了頓又繼續道,“它挖開墓穴也并不會毀壞死者的遺體,它的智力,將永遠停留在這種階段,直到它消失。百度搜索(鄉/\村/\小/\說/\網 www.xiangcunxiaoshuo.com)”

    守墓人突然緊張地問道:“尊敬的大人,你是說法蒂瑪…她也會死?”

    “是的。”

    這次倒是薇拉問道:“為什么?”

    克利斯向著守墓人道:“你死了,支持著它的那種執念也隨著消失。換句話說,因為你,它才復活。”

    關于執靈的記載有不少,尤其是初例——那只在死后也要守護小主人的貓,當初那位侯爵將女兒的尸體埋葬了之后,它也跟著消失了,后來也是在小主人的棺材中發現了它——就像當初在逃生通道里一樣。

    守墓人的臉色黯然,抱緊了懷里的女兒。

    執靈的一只手摟著守墓人的脖子,另一只手依然很執著地伸向桌上的油燈,“赫~赫~”

    薇拉看了一眼克利斯,克利斯會意地對守墓人道:“不要再讓你的女兒去挖墓穴了,你趕緊把她挖開的墓穴填平。還有,別讓它出現在別人面前,你能做到嗎?”

    守墓人抱著女兒,不斷在地上叩頭,泣不成聲:“我能…我一定做到…謝謝,謝謝你們放過法蒂瑪…”

    薇拉怯怯地瞥了一眼這對詭異的父女,小聲說:“我們走吧。”

    三人出門外,蒂斯也回頭向屋里看了一眼。

    走到墓園外,三人坐上一直等候著的馬車。

    兩姐妹都沉默了很久。

    薇拉將馬車窗口的簾子拉起,看著馬車外黑漆漆的夜色,目光迷離,不知在想著什么。百度搜索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蒂斯也是看著前方,目光渙散,眼波如水。

    車廂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傷感。

    克利斯輕輕地咳了一下。

    薇拉微微一震,回頭看看克利斯,再轉向窗外,低聲說:“我們這么處理,母親不會怪我們吧!”

    克利斯搖頭道:“我想,不會的。”

    “要是我死了,會不會也有這么一個人那樣地惦念著我。”

    我了個去!

    這是克利斯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句話,女人,果然是感性的動物!

    “…如果那樣的話…你就也變成執靈了…”

    兩雙眼睛惡狠狠地瞪了過來,兩雙!

    克利斯趕緊轉開目光。

    就這樣一直回到學院,分手時薇拉道:“真是非常感謝,要不是你,我們還不知道該怎么辦,你明天還有挑戰賽,早點休息。”

    蒂斯也是一個鞠躬。

    克利斯笑著點頭。

    看著兩姐妹消失,才回到宿舍。

    第二天醒來時,克利斯只覺得神清氣爽,出的門來到院子里,不由吃了一驚。

    麥克斯、勞倫斯、薇拉、蒂斯還有托尼、達利安、瑪雅以及斯科爾居然都在石桌邊坐著了。

    克利斯苦笑:“你們…還真是會鼓舞人心。”

    眾人皆笑。

    瑪雅道:“你還不知道吧,我們這樣還算好了,一年級大多數戰士和魔法師都已經在挑戰賽區等著你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克利斯問:“這是對我有信心還是?”

    托尼道:“很久以前就聽說魔武雙修者的攻擊不能以純粹的等級來界定,和我們戰斗,應該是沒有逼出你的全力,我就想看看,當你全力攻擊的時候,會是怎樣一副場景。”

    蒂斯突然道:“贏。”

    大家還沒來得及詫異,勞倫斯也跟著道:“不錯,我想你一定能贏。”

    克利斯沉思了一會,突然笑了起來:“好吧,吃過飯后,贏給你們看。”

    眾人大笑。

    洗漱過后,眾人一齊來到食堂,為了給克利斯打氣,大家都還沒吃飯,現下各人挑了要吃的食物,克利斯正要一齊付錢時,麥克斯阻止道:“等你贏了再請大家吃飯,現在這一頓,應該我們請你。”

    其余人一齊起哄:

    “不錯不錯。”

    “對對,這樣有意思。”

    “好,我同意。”

    “他可是貴族,不缺錢,嘿嘿。”

    克利斯撓撓頭:“不用這樣吧。”

    他知道大家是不想給他施加壓力,此時拒絕了反而冷了朋友的心,心下感激,于是不再堅持。

    吃過飯后,幾人再一起來到高年級挑戰賽場。

    今天是這個學期的最后一天,人數比前幾天還要多了許多,幾乎是全學院的人都集中在這個地方了,賽場里人頭攢動,人聲鼎沸。

    挑戰名單早已張貼在顯眼處,克利斯看了看,一共有五場挑戰賽,有四級戰士挑戰五級戰士的,也有五級魔法師挑戰六級魔法師的,倒是沒有出現三級以下的職業者挑戰——除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學院里的暗箱操作,自己和法蘭西斯的戰斗被安排在了最后一場。

    想到克里教授的陰笑,克利斯不由得皺起眉來,喃喃道:“真夠陰險的!”

    一轉過臉來,就看到了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也立時看到了克利斯,臉沉了下來。

    今天的法蘭西斯,身邊圍著一群人,有男有女,注意到兩人的異樣,一個女生小聲問道:“就是他要挑戰法蘭西斯?”

    又一個女生回答:“就是他,克利斯。”居然是之前敗給克利斯的露絲,也不知是不是法蘭西斯的仰慕者,她站在法蘭西斯身邊,神色復雜地看著克利斯。

    一旁的人對著克利斯上下打量,時不時發出些不屑一顧的評論:

    “就是他?那個鄉下貴族?”

    “除了臉白點,想不到膽子還不小。”

    “聽說是魔武雙修者。”

    “那又怎樣?果然是鄉下來的,這里可不是他父親領地,真是沒見過世面啊。”

    達利安早知道這場挑戰的緣由,所以忍不住說道:“究竟是誰先挑戰誰的,有的人心里清楚。”

    瑪雅的脾氣也不好,臉氣得通紅,反唇相譏:“一個六級魔法師挑戰三級魔法師,嘿嘿,真有膽量!”

    蒂斯不說話,動手就代表了她的話,手按在劍柄上,正要向前,克利斯一把按在她手上,皺著眉道:“法蘭西斯,我現在不想討論究竟是誰挑戰誰,但你也別放群狗來惡心人。”

    不用多說,法蘭西斯身邊的人都跳了起來:

    “你說誰?”

    “真是沒教養的鄉巴佬。”

    法蘭西斯恨恨地瞪著克利斯,制止了他們的怒罵,陰森森道:“就讓你得意一會又怎樣,擂臺上再見,嘿嘿。”

    一甩手,轉身就走。

    克利斯走回賽場,已有不少人認出了他,不時聽到學員道:

    “就是他,那個挑戰六級魔法師的一年級魔法師克利斯。”

    “哪個?在哪?”

    “那個魔武雙修者嗎?是哪個?”

    “我就希望他多堅持一點,我可是在他身上下了不少,只要他堅持五分鐘,我就發財了。”

    克利斯腳步一頓,回頭問道:“這次挑戰賽有人開賭?”

    托尼笑道:“你還真是除了修煉外,一點都不關心別的事,何止是這次挑戰賽,前些天的期末考核賽也有人開盤下賭的。”

    薇拉笑瞇瞇地道:“尤其是后來你們六人爭奪前三名的時候,你可是讓我們兩姐妹贏了不少哦。”

    克利斯轉頭看去,除了斯科爾也一臉愕然外,其他人全都笑嘻嘻地,瑪雅在克利斯肩膀上拍了拍:“小子,今天我可是在你身上買了不少,下半輩子我可就靠你了。”

    然后突然發覺這話似有歧義,不由得紅起臉來:“哦不是不是,我是說你一定要贏。”

    克利斯臉色怪異,好半天才道:“好家伙,你們也不和我說一聲。”

    達利安道:“這么顯眼的地方,還以為你一定會注意得到的。”

    克利斯順著他的手往一角看去。

    果然,那一角圍滿了人,比其他地方都要擁擠得多。

    克利斯也曾注意過那里,雖然前世來自好湊熱鬧的大****,但他生**靜,從來不喜歡扎堆,卻沒料到錯過了這個。

    克利斯撓頭道:“學院也不管管?”

    勞倫斯奇道:“為什么要管?大家都是自發自愿的,又不是騙人,有什么好管?”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