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異世崩拳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其實一年級的魔法師學員多數都沒有太多的戰斗經驗,克利斯在一年級魔法系的幾個考核賽場都走了一遍,大多數的學員在開始戰斗后都表現得很緊張,顯示出心里素質的不過關。鄉村小說網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克利斯甚至還看到,有個女學員在面對對手迎面而來的攻擊時嚇得當場大哭的。

    這些天之嬌子!

    魔法擴音器里傳出了通知:“第九十場比賽,火系魔法考訓場,一百三十九號對三十二號。”

    克利斯在賽場下換上統一的魔法袍,卻擺擺手拒絕了法杖,走進了擂臺。

    對手是個男生,一張文靜而秀氣的臉,嘴唇上剛剛有些絨毛探出頭來,眼神很清澈,他規規矩矩地向克利斯行了個禮:“一年級三級木系魔法師,托馬森向您問好。”

    克利斯微笑著回禮:“一年級三級氣系魔法師,克利斯。”他頓了頓,繼續道,“雙系魔法,土系魔法師,三級。”

    托馬森眼神變得鄭重起來,他點了點頭:“請指教!”

    隨著裁判導師的宣布開始,托馬森疾步后退,克利斯看到他的嘴唇在快速地蠕動,移動施法。

    這是個很不容易掌握的技巧!

    至少克利斯目前也無法做到。

    克利斯站立在原地沒動,直到對方的手心里爆發出一團土黃色元素團時,才將手一抬——地刺。鄉村小說網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對手在后退的同時克利斯就已經開始了魔法的施放,雖然身具移動施法的技巧,但顯然不算十分純熟,自然快不過克利斯的施法。

    對手感覺到腳下土地的微微震撼,對土系魔法同樣了若指掌的他,再次后退一步,同時將手里的元素團一揮,一道土黃色魔法向克利斯飛射而來,克利斯知道,那一定是土系魔法里的遲緩術。

    一支尖銳的石柱猛地從他腳下突刺而出,托馬森雖已躲離攻擊范圍,但還是被帶得一個踉蹌。

    克利斯只是微微一側身,就避開了托馬森的那道魔法。左手一抬,嘴里默念,又是一個地刺放出,不及查看是否命中,繼續施放下一個地刺。

    將對方的戰斗節奏打亂,在戰斗中是很重要的,克利斯沒有輕視對手的習慣,因為在這樣一個學院里,沒有人會是真正的弱者,所差別處不過是戰斗經驗是否豐富而已。

    托馬森戰斗開始后的馬上退開,不可否認是個好習慣,但這是在對手為戰士的時候,當雙方都是魔法師的時候,或許對方比自己更害怕距離過近。

    當然,這肯定不包括克利斯,直到現在,克利斯才發覺,就是因為自己開始時的不動,才保持住了戰斗的先手,從而使對手一直在跟著自己的戰斗節奏,進行著被動的反擊。

    當然,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地刺的施放速度是最快的。

    地刺!

    依然還是地刺!

    托馬森不斷地后退閃避,對手從開始到現在,只用了同一個魔法,這使得他有點惱怒。看最快章節就上(鄉/\村/\小/\說/\網 www.xiangcunxiaoshuo.com)

    地刺雖然只是個一級魔法,可是它的攻擊力卻不可小覷,在低級魔法師之間的戰斗中,往往就是這么一個最基本的魔法就足以使對手失去戰斗力。

    但只要沒有命中自己,自己就還有機會。

    這一次的地刺太過貼近,托馬森不得不在地上狼狽地打了一個滾,起身后也只來得及向克利斯瞥上一眼。

    “olpi*eh”

    落石術!

    這個魔法托馬森已醞釀很久,施放完畢后,向克利斯方向看去時,已不見人影。

    不好!

    隨即感覺到自己的腳下微微的震動。

    又是地刺!

    趕緊后退幾步,剛剛站穩,正要施放魔法時——

    “出界,三十二號失敗。”

    托馬森怔住了,看看自己腳下,果然出界了。

    再看看圈中的對手,克利斯正站在中央,臉色平靜地向自己點頭示意。

    圍觀者鼓起掌來。

    直到裁判導師宣布克利斯勝利后,托馬森也還沒回過神,克利斯走出擂臺圈子,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走吧!”

    托馬森怔怔地隨著他走出人群外,才道:“你贏了!”

    “是的!”他微笑著說:“有點不服氣?”

    托馬森搖頭:“也不是,只是…只被你一個簡單的地刺逼成這樣,總覺得…”

    克利斯笑道:“我倒覺得,有些時候最簡單的魔法反倒能起到更大的作用,你說呢?”

    沉思一會抬頭,已不見了克利斯身影。

    早上第一輪的決勝已經完成了大半,這樣看起來,今天一天之類就可以完成一年級第一輪的決勝。

    時間已近午時,克利斯想了想,往戰士系考核賽區走去。

    一路幾乎都沒見到人,走進戰士系考核賽區時,里面的聲音卻一浪大過一浪,戰士的熱血可見一斑,入眼全是人。

    克利斯在人群里搜尋一會,實在見不到熟悉的人,索性放棄地隨意走近一個擂臺區觀看。

    戰士系擂臺也有六個,刺客、盜賊、弓箭手各一個擂臺,其中戰士系因為人員占據了大多數,所以還再加了另外三個擂臺。

    眼前的這個就是個戰士擂臺,看去時,正是臺上已經決出勝負之時,雙方正相互行禮走下擂臺。

    隨著擴音器的通知,另一對選手走上擂臺,雙方先是互報姓名,拉遠距離,隨后,裁判導師一聲令下,其中一人搶先施展了“大地震擊”將對手震倒之后,隨后就要施展“斬擊”,此時地上的戰士學員卻飛快一個翻滾,急速后退,躲過攻擊。

    正要站直身體展開反擊時,對手卻蓄足了斗氣,看準了他的落腳點,一個沖鋒已然撞了上來,他只來得及將手里的雙手劍橫擋在胸前。

    “鐺”地一聲,灌注了斗氣的戰士身體簡直堪比金屬,毫無遲滯地撞斷了雙手劍,續而撞在了他的胸口,發出咚地一響。

    隨后,他就身不由己地直飛了出去,只是,這個距離遠得實在有點出人意外。

    他的身體直直地飛出了擂臺,一直在上空掠過了十米之外,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卻是另一位導師眼明手快地接住了他。

    全場大嘩。

    克利斯一震,轉頭看向還在擂臺中央的戰士。

    他也一臉的震驚。

    但現場所有圍觀者中,也許只有克利斯是最為驚訝的,因為他隱隱感覺到了,這個戰士施展的沖鋒,居然無意中帶上了“崩勁”。

    換句話說,這一撞,其實已暗暗和前世中的“崩拳”相合了。

    這算什么,異世崩拳?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