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心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來到食堂,克利斯草草吃過了飯,回到了宿舍,門一開,就見勞倫斯站在院中。百度搜索(鄉/\村/\小/\說/\網 www.xiangcunxiaoshuo.com)

    克利斯一怔。

    勞倫斯已經快步上前,神情惶急:“你要和我二哥決斗?”

    克利斯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這事是昨天發生的,傳得也太快了些吧。

    勞倫斯道:“學院里都傳遍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克利斯不急不慢地泡了杯茶,把事情過程說了一遍。

    勞倫斯也不看克利斯放在面前的茶杯,埋怨道:“你也太沖動了!我二哥是六級魔法師啊,你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克利斯慢悠悠地喝著茶:“我能有什么辦法,你二哥那就是欠揍。”

    勞倫斯道:“這點我同意,但是…這怎么辦?就一個月的時間了啊!”他頹然坐下。

    正說著,院門響了,卡庫里打開門,進來的卻是薇拉和蒂斯兩姐妹。

    克利斯讓兩姐妹坐下,送上熱茶。

    薇拉一坐下就說:“你要和法蘭西斯決斗?”

    又是這件事!

    克利斯沒正面回答,只問:“你們又是從哪里聽說的?”

    薇拉愣了一下,回憶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今天上課之前就聽到不少同學在說這件事,說是你不自量力要挑戰他。看最快章節就上(鄉/\村/\小/\說/\網 www.xiangcunxiaoshuo.com)”

    她看向克利斯,眼里滿是不信:“你看上去不像那樣狂妄的人啊。”

    克利斯笑了笑:“其實我就是這么狂妄的人!”

    薇拉愕然,小嘴微張。

    蒂斯突然說:“導師,打!”

    克利斯轉向薇拉:“她是鼓勵在我嗎?”

    薇拉點頭:“她說你能贏。”

    勞倫斯在一旁沉著臉:“我看很難!”

    薇拉道:“這個法蘭西斯也太不要臉了,六級魔法師和一個二級魔法師決斗,說出去丟了自己身份,偏偏還好意思到處宣傳!”

    克利斯好心提醒:“你也不怕他聽到來找你麻煩!”

    薇拉一翻白眼:“難道你會去告訴他?”

    克利斯向勞倫斯抬抬下巴:“這位可就是他的弟弟,親弟弟!”

    薇拉幾乎跳了起來,不可置信地看向他:“怎么可能,勞倫斯?”

    勞倫斯也翻起白眼:“你以為我會以這個哥哥為榮?”

    薇拉端起茶喝了一口,上下打量著勞倫斯:“你也是希爾家族的?”

    勞倫斯漲紅了臉,幾乎發火:“能不提這事嗎?”

    克利斯笑道:“子不聞父之過,不管怎么說,勞倫斯還算是個好兒子,不錯不錯。看最快章節就上(鄉/\村/\小/\說/\網 www.xiangcunxiaoshuo.com)”他拿起茶杯,向勞倫斯示意,“來來來,敬你一杯!”

    薇拉笑嘻嘻地:“怪不得這么愛勾搭女生,原來是遺傳。”

    勞倫斯臉色鐵青:“哼!”

    接著院門又響,克利斯挑起眉毛,示意卡庫里開門,一邊道:“邪門了,今天的客人很多啊,看來我是真出名了!”

    進來的是麥克斯,看到所有人,也吃驚道:“客人不少啊,克利斯,有把握嗎?”

    克利斯還是很平淡地微笑:“你也是為這事來的,喂,你們就對我這么沒信心?”

    大家一齊搖頭。

    克利斯搖頭道:“要是他被我近身了呢?”

    還是搖頭。

    麥克斯加了一句:“他是風系法師,可以飛在空中的,你沒機會近他的身。”

    克利斯道:“其實…昨天,我已經和他交過手了。”

    大家目光一凝。

    勞倫斯道:“難道你贏了?”

    克利斯:“沒有!”在大家的急切的目光中補充道,“也沒輸,當時是在街上動的手,打沒一會,城衛軍就趕來制止了。”

    他看向幾人,緩緩道:“我覺得,他也不是那么難以對付。”

    眾人面面相覷。

    坐了一會,各人相繼告辭。

    輸?

    贏?

    雖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信心,別人對自己沒信心是正常的,如果自己都沒了信心,還談什么決斗。

    當然,最重要的是,自己和高階法師、戰士交手的經驗也不少,克拉克導師,還有潘迪思加上亨利。

    自己還都贏了!

    當然,克拉克導師那次是他放水,可以不算在內。

    但那可是一筆非常難得的戰斗經驗。

    夜間,克利斯照例開始了體能訓練,正在走圈時,院門響了,克利斯打開門一看,皺起了眉頭。

    苔絲正站在門口。

    克利斯淡淡地道:“你…有事?”

    口氣很不好。

    苔絲的神色尷尬,支支吾吾地好半天才先行了個禮,低頭不敢看著克利斯:“小姐問,和法蘭西斯決斗的事是不是真的。”

    煩不煩啊你們!

    克利斯心情一下變糟,口氣變得**地:“是的。”

    苔絲繼續道:“小姐還要我問克利斯少爺,是否有把握戰勝法蘭西斯。”

    克利斯突然明白過來,因為兩人之間有克拉托夫之鏈的聯系,所以如果克利斯戰敗還好,若是在戰斗中被殺,潘迪思也就完了。

    這樣說來,這么一層的厲害關系,也難怪潘迪思還要讓個侍女過來詢問,倒不是之前自己第一反應中的那樣,假惺惺送來一個無關緊要的關心。

    想明白后,克利斯的口氣緩和多了:“代我告訴你家小姐,就算是失敗,我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連她也對自己沒有信心!

    難道忘記敗在我手上的事了?

    不過,那晚確實十分的僥幸,潘迪思也許戰斗力不強,但作為一個控場者是沒有問題的,當然,還不敢算上她的治愈能力。

    如若是在戰場中,有這么一個人在,勝利的幾率就大大加強了。

    還好那晚是先將她打昏!

    苔絲不敢多問,行禮后匆匆告辭離去了。

    這樣的情形一直延續了幾天,克利斯上課時,總能感覺到同學們在背后對著自己竊竊私語,無一例外地,眼中都帶著一絲同情。

    就連克里教授某一天下課后都特地留下克利斯來詢問了那天的事。

    煩!

    這就是克利斯幾天來的心情。

    還好克利斯平日里的生活習慣幾乎就是上完課就回宿舍,然后晚間去樹林修煉。

    對于魔法的修習已經穩固,幾個基本魔法都能隨心所欲地施放出來,就連自創的“雙雷電球”的掌控都已純熟了很多。
閱讀徒手法師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