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遺忘時間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周大人看到她這樣,仿佛也回到了年輕的時候,那時候的自己,是非常喜歡她的,可是她似乎看不上自己,后來生了芝兒以后,也就這樣了。

    “夫人,是老夫人說的,還是……”

    “都為官多年,怎還是這幅樣子,這其中的局勢怎還看不清,這宸王首先有這十萬兵權,后有定北侯府,侯府站在哪邊,誰就是太子,更何況,皇帝更傾向于宸王,其他王爺都沒有宸王討皇帝喜愛,如今十三皇子也在御前伺候著,誰還有這個榮譽,這立太子的時候越來越近,也就越來越緊張,我們兩方都是姻親,沒有必要壞了關系,怎么說都是王爺,周府又能做什么?”

    軒轅氏目光看著桌面上的硯臺,目光越來越深沉,這么一想,其實保持在中間是最好的結果,更何況如今歌兒和芝兒的關系有所緩和,之前那件事到現在她都沒有去王府看她,也是想讓她自己好好想想,連小桃都背叛了,這王府之中還有幾人是她的人。

    這無時無刻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的感覺是不是很好?

    相信女兒經歷過這件事也會成長起來,一開始有靖王的寵愛,未免讓她忘了這后宅的爭斗,這靖王妃好歹也是淮陰侯的女兒,這淮陰侯可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角色,之前就聽父親說過,就算是淮陰侯的夫人也是很有手段。

    當初他就說過千萬不要和淮陰侯府走的太近,一家子都是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什么事兒都做的出來的人,如今的芝兒真的不是靖王妃的對手了。

    怎么說,也是因為自己不夠強大,弄僵了侯府與周府的關系。

    “夫人說的是,那以后我就少去就是了。”

    軒轅氏點頭,他走出去的時候,她只是說了一句:“剛剛那個女人就發賣了。”

    周大人的背影僵了僵,一時間沒有說話,只是默認,然后手背著走了。

    軒轅氏讓人將她帶到院子中跪在自己面前問:“你知道為什么叫你過來嗎?”

    這石板硬的很,怎么是她這受寵的妾能夠跪得的?

    “夫人,你確定要這么對我,等會兒大人看到的時候可是會心疼的。”

    “喲,這張臉確實還行。”

    軒轅氏用長長的指甲撥弄著她的臉蛋,跪著的人終于知道害怕了,萬一自己的臉毀了,那她還有什么機會上位,更何況是在太丑了,她不能毀了。

    “夫人,奴婢錯了,求您饒了奴婢。”

    “剛剛還說那老小子看了會心疼,怎么現在改口改的這么快了?”

    一旁的丫鬟看著實在是不順眼,一看就也是個眼高手低的主兒,竟然跳了出來說:“夫人,我們家主子哪里做錯了,你要這么對她?”

    軒轅氏只是輕輕看了一眼那個丫鬟,眼神直射她的新房,接著便聽到一句決定她命運的話。

    “拖下去杖斃。”

    一開始婆子們都愣住了,她們是從侯府過來的,什么做事兒的能力都不弱,這可是她自從嫁過來以后第一次這么狠。

    以前不是抄書就是罰跪,今日竟直接杖斃。

    “是,夫人!”

    兩個婆子拖著她直接下去,有一位在背后看著夫人的時候實在是高興壞了,夫人變了,這是好事兒!

    看來她們終于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像是想到了一起一樣,就聽見夫人說了一句:“你說,這人應當如何處置?”

    “夫人是府里的女主人,所有人是去是留全憑夫人一句話!”

    “哦?那發賣?”

    軒轅氏像是一個在自言自語問著話的人,可是婆子就回答了。

    “不過是換一個地方伺候男人,夫人還是太心軟。”

    這話實在是狠毒,那妾也已經害怕了,一個勁地抖著,可是雙臂還被人鉗制著,動不了只能說:“夫人,您不能這么對我,好歹我這些年伺候老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夫人,我求求您不要發賣我。”

    “你說的對,不能發賣了。”

    軒轅氏接了她的話,又讓在場的人一陣驚訝,可是接下來就看著夫人扯了一個大大的微笑說:“既然如此,就拉出去杖斃吧!”

    說完就站了起來,走回里屋,無論那妾怎么喊,都沒有人回應,這一刻,所有人都發現這天變了,所有人都有一段時間,不,是好長一段時間忘了這是老定北侯嫡女,仿佛這樣的事兒才是最適合她的,到現在別人都沒有太過震驚夫人的舉動,只是覺得她可能曾經不想做而已。

    知道這件事的周大人,并沒有多少變化,不過是個丫鬟和一個妾罷了,不過夫人這樣的改變,他十分高興。

    倒是靖王那邊似乎不太好交代,畢竟之前來往的確實過于頻繁,這幾日就盡量不出府便好。

    于是周大人這幾日都沒有出府,連靖王都覺得周府可能還是因為芝兒的事兒生氣,但是他已經跟周大人說過了啊,理應不會如此,后來也沒有怎么想,畢竟他的態度如何,并不是很重要。

    過了許多天,周芝兒終于從佛堂出來,一身素衣,看上去臉色蒼白,風一吹就倒了的感覺,即便是大大的太陽照射在她的身上,也看不到一絲生機,靖王今日專門來接她出府的,可是她只是靜靜的沒有說多少話,他就在她的面前,可是他心愛的女人就這么靜靜得走過他的身邊,對他視而不見,那一刻,他覺得有些心疼,并且他的尊嚴讓他走上前去,想拉住她的胳膊。

    可是伸出手的那一刻,在空中停了下來,接著便看她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木偶一般,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靜靜關上門,靖王有些擔心,但是不知道說什么好,芝兒不會做什么傻事兒吧,最終害怕戰勝了尊嚴,闖了進去,就發現她在梁上掛了白綾,

    “芝兒,你這是做什么!”

    靖王趕緊將她拉開,周芝兒這才看向他的臉,眼淚滾燙得從眼中滑落,落在他的手腕上,一時間像是要燙開他的皮膚一樣,靖王看她想說話,但像是說不出來一般,張著嘴沒有聲音,最后只是說了“浩哥”兩個字就昏了過去。

    妙書屋
閱讀驚璽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