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輪殺傷力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那位嬪妃被她說的臉色一青一白的,咬著嘴唇像是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覺得委屈還不趕緊去父皇那兒告狀,在這兒做什么!”

    珍妃沒有想到兒媳婦兒的殺傷力竟然這么強大,要是她以前被她這么說,可能就想不開了,這皇帝哪里是想見就能見的,就算是每日都要去以為嬪妃那兒,也吃不消啊,更何況這后宮哪里是輪就能輪的到的,指不定皇帝早就忘了她是誰了,還要靠劉公公提醒。

    賢妃也是被軒轅引歌說的只是笑了笑,這是誰,一進門就找晦氣,看了那個女子一眼,真是個蠢東西。

    “呵呵……老九家的不要生氣了,看來今日正在氣頭上,這是發生了什么事兒了,老九可是惹你不高興了?”

    “賢妃娘娘多慮了,確實是有一個打蒼蠅整日在腦門邊轉來轉去不怎么高興,擾人清靜。”

    珍妃就那么坐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剛剛還說要看看我怎么做,現在自己打的上癮了。

    不過她還是想給她豎起大拇指!好樣的……

    “咳咳……歌兒啊,渴了吧,先喝口水。”

    賢妃也做樣子端起茶杯,碰了碰,難道軒轅引歌之前跟珍妃說了什么,兩人關系似乎還是挺好的。她就不信,這兒媳婦兒爬到自己的頭上還能這么好說話。

    呵呵……可是珍妃和她不同,從之前到現在她就沒有罩住自己的兒子,沒有保護好他,所以現在有一個這么能干的兒媳婦兒,有這么強勢的定北侯,有這么一個后臺在宸兒身后站著,為何不靠?只要宸兒不再受任何傷害就好,更何況現在兩人是夫妻,如今歌兒也算是她半個女兒,自然要向著自家人,天下與她何干?

    她做出的犧牲還不夠嗎?

    “母妃說的是,我還真渴了。”

    軒轅引歌大大喝了一口茶水,這宮中的宮女哥哥都是人精,很快就明白了宸王妃不好惹,之前軒轅引歌是挺低調的,好好懲罰了那些認一番,可如今是高調,省的一大堆人來找自己的麻煩!

    “老九家的還是額暴脾氣,你們少說幾句話,一個個都不怕定北侯來找你們麻煩嘛!”

    “沒事扯我爹做什么?好像我手中的兵權沒用似的。”

    雖然我爹是我的三杯,但是我還得提醒你們,我手中的也是實權!

    你們沒有!

    賢妃的臉一陣青一陣紫的,兵權這是她最想要的,可惜花了這么多的功夫偏偏沒有,這一直以來也是自己的遺憾,這丫頭竟然故意提醒這個!

    兒子若是有了這十萬兵權,哪里還用的著裝!

    這天下她有力量和他們去爭一爭,當初她怎么不知道再多等等!

    “呵呵……只不過侯爺過兩日應該也要回到邊關了吧!”

    “應該是吧!”

    “那你這么多將士們難道不跟著一起?”

    “不知道,我把將士們給王爺操練了。”

    聽到這話,賢妃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這兵權竟然落到了老九的手上,不行,這兵權可不是誰能要就要的,怎么可能就這么給了老九了?

    今日一定要讓皇帝到她那兒坐坐,探探皇帝的口風!

    “老九本身就在邊關長大,讓老九掌管也未嘗不可,這樣做甚好!”

    “我也覺得挺好的,沒想到賢妃娘娘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

    賢妃藏在袖中的指甲都要把一塊方帕給扯碎了,看著這死丫頭的臉,巴不得給她撕了。

    “不過老九家的啊,這畢竟是兵權,應該讓皇上知道,不是我說你,這朝堂上都吵翻了,不知你知不知情?”

    “哦?這兩日宸王也沒有上朝,父皇允許他這兩日陪我,所以這朝堂上的事兒一概不知,況且他也不告訴我,后宮不得議政,娘娘您說是不是?”

    一句話又壓得賢妃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只是說軒轅引歌如此伶牙利嘴,那咬牙切齒的模樣,看的軒轅引歌反正是極為爽快的。

    珍妃今日算是見到自家兒媳婦兒的功力,實在是欣慰,比自己厲害多了,這賢妃娘娘就不能和她來亂的,簡直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

    “歌兒啊,這兵權畢竟是你自己的嫁妝,宸兒也不好說什么,你要自己握在手中,省的有心人以此來說宸兒的不是!”

    賢妃一聽,以為珍妃是真的這么覺得的,可是軒轅引歌卻是知道,珍妃是真不想這樣,若是皇帝削弱了兒媳婦兒家的勢力,這豈不是得不償失,反正兒媳婦兒都是自家人了。

    軒轅引歌笑笑只當是聽到了。

    眾嬪妃也覺得這是珍妃警告軒轅引歌,其中一位長得甚是妖艷的女子開口道“珍妃娘娘說的甚是。”

    軒轅引歌也不知道她是誰,總之看上去不像是一個正經人。

    “嗯,這位嬪妃是……”

    那位嬪妃身子一僵,她竟然不知道她是誰,怎么說,這兩日她也很受寵啊!

    這時氣氛也有些尷尬,安靜得連呼吸聲都能聽到,賢妃此時就說“老九家的啊,這皇宮美人眾多,這位便是路美人。”

    “路美人,是路大人的女兒?”

    “宸王妃不記得本美人,也是正常,貴人多忘事。”

    “誰都要本王妃記得,本王妃又不是心系蒼生之人,更何況美人難不成與本王妃認識?”

    軒轅引歌覺得這種人都不看人臉色,自覺自己高人一等不成?不是就是和皇帝睡了幾次,給她臉了?

    “煩死了,一定要父皇日后少來后宮,這么多妃子,怎么記得住!”

    這話一說,就被珍妃呵斥了一聲,軒轅引歌很乖地跑去珍妃旁邊撒嬌。

    “母妃,本來就是嘛!你看這父皇有這么多的妃子,簡直就是不給別人機會嘛!”

    “不可妄議皇上!”

    軒轅引歌表示自己閉嘴,但是還是嘟囔了一句,而且以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

    “改天去父皇那兒說說,他兒子都娶妻生子了,日后當開源節流!”

    這宸王妃膽子也太大了些,竟然改天還要和皇上說說,不用改天了,今日想必就有人會將這一切告知皇上的。

    賢妃心里也是有很大的動蕩,自從她進宮以來就顯少說話,如今見到這軒轅引歌如此猖狂,一時間竟然是笑自己。

    說來,她也應該肆意瀟灑的,可惜被選妃之時,她到了年齡,自然要為家里人添一份光榮,總不能讓人給刷了下去。

    “你這孩子,日后說話可要好好說,今日就算了,來日再教訓教訓你。”

    要教訓為何不今日,這樣猖狂囂張還是第一次見,這定北候府出的小姐也是與人不同,一些人心中與自己相比極為不平衡。

    妙書屋
閱讀驚璽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大乐透合质走势图